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雪帝 2

【1】by果汁凉菜

四下的躁动瞬间停息。族长回过神来,正要怒以族规惩戒言和,却见离祭坛十步之遥的引神碑上,降下个似有若无的人影。

引神碑上降下的身影轻巧地落地,忽然风止雪霁,日光撕破天际,照亮了阴霾笼罩了多少年的夕罗山。

引神碑处在日光最灼目之处,于是炽热的光把那人照亮。分明只是隔着十来步,言和却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容,只从身形判断是个女子,有一头月光般皎洁的雪发,偏生穿了墨黑衣裙,在一片雪地里煞是显眼。

言和在看到那人的一刻就只觉脑中空白一片,盯着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心里竟无端地涌起几分亲切来。她想提步向引神碑那里走,却被身后急急跑来的族长狠狠击了膝弯。

腿上传来剧痛时她已经控制不住地跪在了雪地里,彻骨的冷意透过单薄衣料游走在四肢百骸。她有些诧异地听着族长唤那个黑裙身影为“霜雪之神”,猛地回过神来。

她竟没有意识到那个带来了夕罗山雪停的人就是霜雪之神战音,那个本该由自己充作祭品去奉拜的神祗。

言和仰头望着战音,因疼痛而流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周身环境通通变作一片连绵的白色,祭坛下族人们的高呼声也退到千百里外。

眼中只剩那一个独自站立的身影,天地间一片静默。仿佛千万年间一直如此,仿佛时空倒换光阴溯回。

破碎的片段在言和脑中一闪即逝,捉不住也看不清。她只笃定地觉得,在久远的过去,定是有某个人也曾这般跪俯着仰望另一个身影。

不期然对上了战音投过来的目光,言和仍旧看不清她的面容,只如隔着雾气一般看到战音一双澄澈的蔚蓝眸子。不知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言和总觉得那双眸子熟悉的过分。

下一瞬战音却已经走向祭坛,步子放得缓慢,像是小心翼翼地接近,又像是迟疑着在试探。族长猛地把卦镜塞进言和手里,她下意识低头,在已经变得光亮的卦镜里看见自己的面容。

——是与战音如出一辙的雪发与蓝眸。

仿佛有谁砸开了泛锈的旧锁,令她一瞬间洞察了命运似的。

言和站起身,把冗长的祭文都扔去脑后:“吾愿常伴霜雪之神左右,以己身换得族中无虞。”

话音一落她便呆滞在原地。她不是不相信霜雪之神的存在的吗,她不是决心要让族人醒转过来的吗,怎么说出来要去侍神的话。

然后便听见心底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诉说着被她忘记了的原委。

最初只是不信霜雪之神会暴戾至斯。被雪灾狠狠地刺激了一次后,便选择了不信这神明,心里仍然是不甘不愿着,固执地相信若有霜雪之神存在,定是良善而仁慈的。

指尖忽然一凉,言和垂着眼,看见黑色裙摆上熠熠生辉的雪花纹路就在自己脚边蔓延。

“你就是言和……好,我答应你”一个飘渺清冷的声音传入言和耳中,她抬头与战音对视,后者的面容依旧看不清楚。

身旁的族长仍跪着,祭坛下的族人也未起身,夕罗山顶此刻只剩她二人站立,身前身后都是茫茫无际的白雪。

脚下一轻,战音紧握着言和的手飞悬而起。

言和忽然觉得无比心安,仿佛握住身边这个人的手就什么都不会惧怕,只想一直这样站在她身边,与她十指相扣。

“叫我战音。”霜雪之神在言和耳边轻轻说,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而复得的欢喜。


3 by果汁凉菜

评论
热度(10)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