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从高三死里逃生(?)走一遭过来,觉得自己掉了一层皮,不知道还能不能长回来。差不多是忙完了,高考也好自招也好,都可以暂时扔一边不管了。大概要逐渐复健复建找找手感填坑。but到了大学里估计还要沉迷学习……

希望对自己的生活也好情感也好都更有掌控力,希望能更加从容地面对一切,就还要继续努力啊。

以及,对我自己来说,要把过去都打包封起来,不能再回头看断壁残垣了。


【南北】相思扣

BY棠霜

·BE慎


1.

门口风铃流水般的响过一阵。

洛天依手头正理着诸色丝线,一抬眼往门边望,手一抖,那团还没理顺的线便落至桌上,摊成一片。半日工夫登时白费,她却没垂眸看上哪怕一眼。

“绫?你好久没来了。”她欣喜地起身,却又僵在原地,然后生疏地做出礼貌姿态,规规矩矩地行礼,迎接乐正王府一行人。

无人理会她这一礼。她只得弯腰垂眸立在原地,看着一双双华贵的鞋踏进来,带着她不熟悉的气味与尘埃。心里隐隐腾上来什么猜测,却是雾般的一团,看不真切。

乐正绫远远地站在门外,隔了许久,久到洛天依觉得自己化身一棵扎根地下的树,才听见她轻声道了句起来吧。那是洛天依熟悉的声音,却不...

【言和翻唱】谎

曲:risky game-黒うさP

词:棠霜

调:creuzer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009990/


看我 始终都骄傲倔强

撒一个不需要爱的谎

盔甲与软肋都太荒唐

紧闭孤独的门窗

锁住无用的感伤与惆怅


冷静理智满装 压缩浪漫幻想 

脆弱卑微就扔进垃圾箱

眼泪淬炼成钢 我自认心事清白坦荡

直至你到访


逃避与躲藏是变相撑开抵抗

借口是怕受伤

要自由还是要可依靠的肩膀

我与自己互不相让 狼狈收场


看我 始终都骄傲倔强

撒一个尚未倾心的谎

最...

碎碎念几句。

倒不是多忙,就是非常累啊,但即使如此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努力,自己不够有压力。成绩和排名起起伏伏,身体和心理状态也涨涨落落。

准备自招准备得心里没底,证书并不多文章也没发几篇。这两天在申请某知名大学的冬令营,一边自嘲着说“又申请不过你在这儿瞎忙活什么呢”一边抱着一点希望,万一呢,万一呢。

似乎很久没写东西了,也不像之前那样有很强的倾诉欲望,想把心里的话全都倒出来让人看见。藏起来了很多心事,犹豫着要不要说,斟酌着自己能不能承受住说出来的后果。

羡慕很多人,觉得自己变得很低很矮,费力仰着头望一望天空上那些人的身影。唉,相形见绌。比较是很让人丧失信心的东西,尤其是在你也认同这客观差...

怎么谁谁谁都出砖,观众姥爷的钱真是越来越好赚了。我当年还觉得只有水平很高的p主才会出专辑。果然是时代变了。

为什么要留恋更改之前的文字呢,那明明只是死掉了的蚂蚁,原本就受着伤藏匿在句子里的蚂蚁。

【龙墨】 宝剑和花仙

和上篇一样的大纲流摸鱼
1.
有这么一把宝剑,剑身铮然鸣响时,如同苍龙长啸,叫做龙牙。
宝剑跟着侠客闯遍江湖,大名鼎鼎。到侠客归隐时,这剑被侠客藏在深山中,一藏就是几百年,机缘之下修成了人形。
有这么一位仙子,面容姣好风姿绰约,司掌百花盛开凋落之事,名为墨清弦。
只是这仙子某日突然从天庭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无人知晓她去了何处。
——除了那柄宝剑。
2.
龙牙原本在石洞中睡觉,睁眼便看见一袭白衣向自己飘来。宝剑登时想起无数江湖传闻,哼唧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他看见一个围面纱的女子坐在自己身边:“你醒了?”
龙牙想,自己堂堂一柄举世名剑,竟然被吓昏过去,简直没脸做剑。于是很有骨气地别过头去,一声不吭。
女子...

【龙墨】 少爷和丫鬟

摸鱼


乐正家有个小丫鬟,叫墨清弦,平日里是跟在少爷龙牙身边的。
小丫鬟很乖巧,从不多话,手脚也麻利。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很讨人喜欢。只是少爷从来对她冷着张脸,吩咐她做这做那,小丫鬟也从不偷懒,在他跟前从早忙到晚。
一日,少爷上山打猎,丢了那块祖传的玉佩,老爷大发雷霆,要罚少爷跪上三天三夜。
那天夜里,有人见小丫鬟偷偷出了乐正府,却再没人见她回来。隔天有猎户在崖底发现了小丫鬟的尸体,想来是掉下山崖摔死了。
山,便是少爷打猎时去的那座。
少爷跪满三天出来后,下人告诉少爷那个鬓边总簪朵海棠的小丫鬟死了,少爷淡淡地哦了一声,垂着眼,不关心的模样。
下人又补说是在山上摔死的,少爷没听见似的,径直回了房。
过了很久,有...

她坐在窗边,垂着头,脊背的线条被外面透进来的光勾勒得十分明显。

我抬头看她,阳光太刺眼了,我又把头别开。

“我从未对你说过什么心事。”

没来由地,我松了一口气。她终于肯说出我们之间的隔阂,终于肯承认她对我的不信任。

——我想要的也就是这而已。

我搬开沉重的铁艺椅子,起身向外走,忽然觉得这个来过几百几千次的房间变得好长。

过去的时光一下子跌落在地,铺开别离的进度条。

“我以为……我以为我不必说。”她的声音又闷闷地响起来,从胸腔最深处翻上来一点点的坦诚,像只小小的橡胶锤,敲在我背上。

毫不费力地,我脑中出现她此刻的表情:蹙着眉,嘴角撇下去一点点,像个故作深沉的孩子,终归是要在大人面...

【言和翻唱】Masked bitc.H

原曲:Masked bitc.H

填词:棠霜

调教:Creuzer

【未发布】

视线转半圈 轻易锁定住目标

恰好他也正在 遮遮掩掩向我瞧

眨眼可不是玩笑 是传递隐秘信号 

轻易忽略 理智的警告


今天看走眼 稚嫩新手 不懂情调

最基本的礼貌 怎么要我亲手教

沉默蔓延 空气塞满省略号 

这没话说现状 也真是无聊


爱是空头支票 撕掉就好

假惺惺的逢场作戏 先装不知道

Tequila斟满 切断了思考

再略微释放些轻佻 ...

【战音lorra手书】回来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019031/

念白:龟仙人 策划/绘:阿撸 文案:棠霜 pv:hisa镜 唱:奥華子

回来吧,让我为你讲一讲你离开后这里发生的故事。
回来吧,我想听你用歌声再现曾映入你双眼的银河。
回来吧,我不责备你的贪玩,也不埋怨你对我的不理不睬。
回来吧,不管是黎明还是夜半,我都为你留着盏指路的灯。
回来吧,我一直在等你。

当你抵达时,别为我的过分激动而惊讶。
我只是太想你,我只是……等了太久。


【言和翻唱 】雨声杂音

原曲:雨聲雜音

填词:棠霜

调教:Creuzer

观看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39178/

同样很好听的YUKIRI版: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828903/


该不该谢运气 在这(儿)遇见你

屋檐下好拥挤 贴的紧紧 心绪莫名

拾回久违默契 一同盯雨滴

丧失交谈能力 拼命深呼吸


许多话想问你 却没资格提

雨声嘈杂稠密 身旁百只麻雀展翼

秒针悠闲无比 踏过伤心地

我是热锅蚂蚁 急着想逃离...

【心华翻唱】刘海主义者

原曲:マエガミスト

填词:棠霜

调教:Creuzer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577496/

犹豫着没敢署名 笔尖下洇开墨点

冒充邮递员 等你发现

就以发丝遮掩 转动眼珠悄悄窥探 

咸涩的雨点 滞在唇边


潦草勾画你侧脸 嗫嚅出卑微心愿

还未被拆穿 拙劣装扮 

注脚排满在我眼睑 逻辑断线紊乱 

狼狈收回前言 笨拙吞咽


怎么办 怎么办 发布投降宣言

逃避 逃避着 你投过来的视...

【龙墨】【民国】双重关系

病号龙牙X医生清弦

特工龙牙X特工清弦


    1.

靠窗那张床上的病人,十分令医生头疼。

明明只是手指骨折,他却哭天抢地,非要住院不可。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床位弥足珍贵,怎好让这样的轻伤号给占了。无奈他塞了大把银元来,便也只好由着他住下。前线吃紧,国内亦吃紧,医院财务自然也宽不到哪里去。小护士们私下讨论着,院长怕是嫌这样怕死的富庶户还不够多呢——送钱的白痴,谁不喜欢。

这病人身材颀长,戴一副金丝眼镜,颇有读书人神气。名字叫乐正龙牙,极少见的姓,字面上读来就带着世家大族里纨绔贵公子的派头,而人却是很好打交道的,风趣幽默,见识又广,嘴上总是抹了蜜似的,巡...

【洛天依原创】语冰

曲:时空の名前

词:棠霜

【未发布】


“夏虫不可语冰,那我呢?”

时光拨动年轮

树枝褪去夏日温存

告别吻 重新赋予我自由身份


孤独烧尽白昼

昏暗街灯滑入眼眸

跌落后 泪水折射出陌生宇宙


爱是声嘶力竭 无人听的痛

北风扼住喉咙 我却原地驻留

等过秋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是否爱错季候

把错处拼命揽入怀中

堆一座自责的城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是否爱错季候

心事在唇边徘徊不休

卑微至无药可救

——————

你从未施舍我 哪怕一眼专属温柔

所以我 ...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