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南北/言战】尘雾霜雪-5

*本章主南北,全文主言战


是夜,霹雳宫中未点火烛,虽只有几个光团浮在殿中,却亮得如同白昼。洛天依托腮望着窗外战音离去的身影,轻声问乐正绫:“当真不是我们记错了吗?这未免太过荒谬……”

乐正绫神色凝重,两条长眉拧在一处,缓缓摇头,罕见地露出迷惘神色:“我也不知,可那气息分明就是故人,名字亦照得上。”

“那名字是巧合也说不准……”洛天依愈说愈没有底气,似乎这个说辞连她自己都难以信服。

乐正绫轻叹一口气:“我原本也这样想,只是战音亲口对我说过,名字是言和赠与她的。你成神有些年头了,不必我说也该明白个中因果。”

“可她是妖啊,六界之间哪有人魂转生为妖的道理?”洛天依收回视线,十指理着胸前垂落的发丝,一下又一下,似是这样就能将纷繁思绪理顺一般。

她又激动起来:“你我都是亲眼见着战音……战音…………”后面的话她生生吞下去,声音里带了几分哽咽:“我还是不信那雪妖就是战音,凭什么战音就要沦入妖道?!言和身为神祗,怎么当年就护不了她一个周全?!”

洛天依又想起种种往事,意欲继续说下去却被乐正绫拥入怀中,令人心安的热度从相贴的胸膛传来。乐正绫拍一拍她后背,柔声道:“别胡想,终归都是往事,对错都没有意义了。”

被那双翠色眸子委屈而又不甘地凝视着,乐正绫无奈道:“你若真是想弄清原委,我们明日去找言和。战音的事怕是只有她说得清楚。”

得到了允诺,灰发的神祗翻上床安然睡去,殿中只剩乐正绫执书卷孤坐,光团已然灭去,月光漫漫撒进,把她身影拖得长长,如同凡间看似弹指一瞬却无悲无喜的光阴流淌。

从凡间到天庭,几百几千年的记忆一下子潮水般向她袭来,刚刚将她淹没就又退去,重复着循环的折磨。对错已没有意义,可是对错都已铸就成不变的定局。

恍惚间时光倒流,她又变成凡间一个修行者,每日都被琐碎尘事塞满,却也乐得其所。哪里像现在这般,安享着凡间的供奉,过着三重天上的清净日子,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可供挥霍,却总要在控制不住地在记忆中浮沉。

她看向熟睡的洛天依,良久才轻轻启唇:“若是世间事都如你想的这般简单,该有多好……”

洛天依在梦中含糊地嘟哝几句,仍旧睡得香甜,丝毫没有神祗应有的模样。次日起来后也是凡间女子的娇俏姿态,转着圈磨着乐正绫及早起身去寻言和。

两人出了霹雳宫,洛天依刚要往霜雪宫去,却听得乐正绫轻声念咒,将她的坐骑释天召来。威风凛凛的神兽从天而降,在乐正绫面前却温顺得没有半分应有的威严模样。乐正绫伸臂顺一顺它脖颈上的毛发,轻巧地跃上,坐稳后低头对洛天依解释道:“言和不在霜雪宫。”

洛天依扶着乐正绫手臂翻上释天的背,闻言惊诧道:“那她在哪?”此时释天已腾跃而起,一时间两人耳畔都是狂风呼啸,乐正绫搂紧洛天依的腰,两人脸颊贴得紧紧。

“人间。”


【6】

评论
热度(12)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