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尘雾霜雪-3

时光仍是短暂,分不清今夕昨夕。

战音一日日变得稳重起来,褪去了刚化形时的孩子心性,不再是从前那个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雪妖了。那双温柔的蓝眸里开始沉浮起明灭的波光,如同风雪里隐约可见的天穹,这一瞬看得明晰,仔细探查时就又消失不见。

言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自己的侍女,正如她从前冷眼旁观天上人间的数千年。却有些讶异地发现,洞察人心的神通在战音身上毫无成效。通过神力窥探到战音,如同隔了千山万水去望一团氤氲叆叇的烟雾。言和只得像凡人一般,从战音的表情与话语里去揣摩她的心思。

越是思索,越是好奇,越是关注,也越是不安。为着隐约感受到了战音不愿说出口的心事,还是因了心中生出的共鸣,却是不清楚的。命运的袍角从言和面上一拂而过,水一般烟一样的轻飘,任凭她怎么挽留都抓不住。

霜雪之神的世界里向来只有冰雪一片的白皑,添了一个同样是雪化来的战音后却变得不复往日单调。各路声光形色密密挨挨地涌上来,淹没了她素用以自矜的淡漠,凭空张开令人目眩的虹霓。

一颗神心不知何时就被悬在了丝线上,那一头拴着战音的一颦一笑,这一头却被神界的种种戒令绷得紧实,两相牵扯来去,磨得胸口钝钝地痛。她心里被那一汪蓝盈盈的眼波盈满,面上却仍维持着不为万物所动的平静。然则是清楚的,这张冰雪与孤独共同成就的面具指不定哪天就要融化,现出她藏得拙劣的心思。

于是小心翼翼地继续原先的生活,对战音的欲言又止视而不见,时时压抑着自己心底指不定何时就蹿上的冲动。言和把一切都理明,模糊听见从自己胸臆深处远远地传来一声叹息。

战音不知道又去了哪里,她坐在神座上,望着大殿门口涌进却到不了自己身边的天光,只是觉得空寂,连身下的神座也丝丝向外冒着寒气。这霜雪宫的一切都是冰雪化就,唯独这神座是以她神力化就,与霜雪之神气息相连。

殿外日影变长又变短,战音才和光一同欢笑着奔了进来。手里似是举着什么,晶莹剔透的,析出流转火彩来。言和看着愈发靠近自己的身影,莫名就安定下来,等着她来到自己身边。

到了近处才看清,战音手里的是朵冰凝成的花,精细而逼真,看得出是下了功夫。“我做的,你看像不像?”她笑颜比花朵更为夺目,言和一时看的怔了,竟是说不出话来。

“你从哪里看来的凡间花朵模样,莫不是去了藏书阁?”下一瞬她反应过来,却是不自觉在话里掺了几分怒意。“我当初是否说过,这霜雪宫于你没有禁区,唯有那藏书阁是不能随意进的!怎么如此不守规矩?!”藏书阁里的书籍无一不注有术法,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她素日翻阅书籍时都要一再小心,自洪荒留存下来的物件,无论是什么都需要谨慎使用。

言和心里又开始后怕,事实上,自从战音来到她的生命中,这后怕便从未停息。她几乎时时刻刻在战音过于跳脱的性子会惹来祸患,更何况她自身灵力浅薄,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战音显然是没想到言和会说出这样的话,愣在了原地。挣扎着要开口:“我没有……那是……”喉中的哽咽阻了她言语,泪水眼见着涌上来,睫毛轻轻一颤,就是两行冰晶散在冷冽空气里。那朵冰花从她指尖跌落,极薄的花瓣碎成无数片,清脆声响连绵不绝,安静下来后便只剩一地齑粉。

她垂着头,墨色长发自耳畔滑落遮住了面庞,一时间只听得见她轻微的啜泣声,下一瞬就是密密的足音响起,向外传去。言和想都没想,从神座上飞身而下落在战音面前,拦住她逃离的步伐。

注视着面前的战音,她只觉得方才的怒火一下子消弭得无影无踪,紧攥的拳逐渐展开,指尖迟疑着就要抬起,倘若痛快些一抖袍袖,就能拥住战音颤抖着的削瘦肩膀。心里一阵阵的风卷上来又沉下去,催促着她莫要错过。

战音却避开她目光,仿佛是在专心地观赏地板上缠枝蔓延的刻纹,“你说过的话,我全都记得。”没有委屈也没有抱怨,语气平静得像是在陈述日升东方之类的寻常物事,竟是如同绝望了一般。

言和忽然开始恨自己的莽撞与不讲情理,心缩得像只刺猬,把五脏六腑都扎得生痛。言和猛地伸出手拉住战音,大步往回走,心里猜想着战音此时的表情,却没有扭头看一看的勇气,软了声音开口:“藏书阁里过于危险,所以才不让你前往……想看什么书便与我说,待我将书里术法祛除后再给你。”

感到自己抓着的那只手一下子卸去了防备的僵硬,变得柔软了下来,言和心里松了口气,低声念了句咒诀,便见大殿中一下子长出姿态各异的花朵,尽管都是冰雪造就,却予人以蓬勃的生机。“去看看吧,要是喜欢的话我就留着它们。”

战音一下子松开言和就往那些花朵旁跑去,往日略嫌聒噪的踢踏步子此刻被言和听来变作令她舒心的韵律。一抬眼就看见战音蹲在花丛旁,小心翼翼折了一支下来,紧紧捏着花茎,又生怕折损了它似的松些劲道。

自言自语着:“你就是茉莉花了吧,我梦见过你。”她低下头去嗅,仿佛真的能闻到馥郁香气一样深深吸气,再抬起头时神情无比满足,扭过头冲言和扬起嘴角,颊侧还留晶莹泪珠未散去,美艳不可方物。

言和看着战音的所作所为,心里猛地一缩,奇异的预感将她包围,眼前又是浮光掠影飞驰而过。她移开目光,不再去看战音与她手里的花朵,仍是觉得说不清道不明的种种在胸中缠绕。

霜雪之神转身向大殿深处走去,模糊地想起,那朵没来得及被她看清就已碎去的冰花,似乎就生着茉莉花的模样。



在这边随便说点什么东西剧透剧透【

下一章带龙墨出场,南北出场会更靠后一点

战音的身份与言和的过往紧密相关

为什么我把战音写成了黑发,这个问题我一直等着有人来问,然而并没有

评论(2)
热度(7)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