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如果

如果悲伤尖锐如刀锋

那我心里寄住的,八千只焦虑的的蚂蚁

够不够将它吞噬

够不够被它一刀斩尽


如果雪足够落成一座城市

那我要把自己藏身其中

温柔你尽管拿走,冷漠留给我御寒

让我

拥抱过去的自己如拥抱火把


如果退避是为了开拓新的岛屿

那我留给你港湾也没有用

陌生的海风和陌生的人群一样

只有足够陌生,足够疏远

才能在其中栖身


应急

我是,应急药,是止血贴

是漏斗末端的塞子

是高楼外撑开的网

是根过于坚实的稻草


我负责收拾你的残局

负责趴在崖边,做一根绳索

责任很重而你

很轻


如果我松手

你学不学得会攀岩

如果我松手

你学不学得会游泳

我不敢问,只能应急


----------

乱写


评论
热度(14)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