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果店

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洛/言/绫/龙/星】静候曙光

观看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312927

本曲收录于专辑《卡纳塔幻想曲》


(战)

当天使丢失了翅膀

神明张开苦痛尘网

(言)

当背叛的岩浆疯狂流淌

刀刃与箭不甘再被遗忘

(星)

GANATA 我的土壤

我该怎样重现你的辉煌

(言战星)

ah— 静候曙光

哪怕照亮的仍是荒凉

千万遍虔诚的吟唱

能否驱散硝烟的谎


(依)

当雪片裹住了剑光

当绯红被洁白掩藏

(绫)

当未竟愿望被遗失在天堂

月桂芬芳 仍在世间生长

(龙)

GANATA 我的家乡

请允我以生命将你守望

B1(...

【言战】长夜无光

【言和原创曲】长夜无光【卡纳塔幻想曲Chapter.2】的配文。

本文收录于专辑《卡纳塔幻想曲》设定集中。

人设见: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81621/


1.

战音望着窗外。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地平线处却还保留着一线红霞,像是没来得及凝固的战士的血。

光斜斜地照进被毁了一半的修道院,神像的面容藏在阴影里,晦暗不明。

攻城战胶着已久,这座小城能撑到现在实属不易,不客气地说,守城时间多一天,就是在将奇迹延续的时间拉长一天。年轻的修女叹了口气,她能听到神的声音,却听不到能保护这座小城的指引。

紫红色的天鹅绒帷幕惹了薄薄一层灰,风一吹过,灰尘...

【言和原创】一念情缘

作曲:司鼓君

编曲:litterzy

词:棠霜

调:纳兰寻风 

言和: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416324/

肥皂: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557724/
 
为何 一眼便震动心魄 
又为何 你无时不闪躲 
无意多探寻 琼华池往事 
倘若你沉默 我反而好过 
爱是谜题 难勘亦难破 
 
挑弦 绞碎廿二日苦涩 
顽抗者 注定命途坎坷 
因残卷逆世 ...

【龙墨】 宝剑和花仙

和上篇一样的大纲流摸鱼
1.
有这么一把宝剑,剑身铮然鸣响时,如同苍龙长啸,叫做龙牙。
宝剑跟着侠客闯遍江湖,大名鼎鼎。到侠客归隐时,这剑被侠客藏在深山中,一藏就是几百年,机缘之下修成了人形。
有这么一位仙子,面容姣好风姿绰约,司掌百花盛开凋落之事,名为墨清弦。
只是这仙子某日突然从天庭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无人知晓她去了何处。
——除了那柄宝剑。
2.
龙牙原本在石洞中睡觉,睁眼便看见一袭白衣向自己飘来。宝剑登时想起无数江湖传闻,哼唧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他看见一个围面纱的女子坐在自己身边:“你醒了?”
龙牙想,自己堂堂一柄举世名剑,竟然被吓昏过去,简直没脸做剑。于是很有骨气地别过头去,一声不吭。
女子...

【龙墨】 少爷和丫鬟

摸鱼


乐正家有个小丫鬟,叫墨清弦,平日里是跟在少爷龙牙身边的。
小丫鬟很乖巧,从不多话,手脚也麻利。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很讨人喜欢。只是少爷从来对她冷着张脸,吩咐她做这做那,小丫鬟也从不偷懒,在他跟前从早忙到晚。
一日,少爷上山打猎,丢了那块祖传的玉佩,老爷大发雷霆,要罚少爷跪上三天三夜。
那天夜里,有人见小丫鬟偷偷出了乐正府,却再没人见她回来。隔天有猎户在崖底发现了小丫鬟的尸体,想来是掉下山崖摔死了。
山,便是少爷打猎时去的那座。
少爷跪满三天出来后,下人告诉少爷那个鬓边总簪朵海棠的小丫鬟死了,少爷淡淡地哦了一声,垂着眼,不关心的模样。
下人又补说是在山上摔死的,少爷没听见似的,径直回了房。
过了很久,有...

【心华翻唱】刘海主义者

原曲:マエガミスト

填词:棠霜

调教:Creuzer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577496/

犹豫着没敢署名 笔尖下洇开墨点

冒充邮递员 等你发现

就以发丝遮掩 转动眼珠悄悄窥探 

咸涩的雨点 滞在唇边


潦草勾画你侧脸 嗫嚅出卑微心愿

还未被拆穿 拙劣装扮 

注脚排满在我眼睑 逻辑断线紊乱 

狼狈收回前言 笨拙吞咽


怎么办 怎么办 发布投降宣言

逃避 逃避着 你投过来的视...

【心华翻唱】点播恋爱

点播恋爱

曲:シルバーバレット

词:棠霜

调:creuzer

【未发布】


你对我的所谓爱意攀附 在网络

多脆弱 沟通只能依赖电波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我 爱着你的我

付出这份爱恋 响应你的点播

——————

道早晚安从未嫌多 问候隔两层膜

真情挚意日渐被消磨 只是看似炙热


苍白解释前只剩下难过

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并不会好过 

你不会改过 这无需多说

——————

你对她她她 告着白 诉着爱 

追求过程如出一辙

那么也 不会有...

【乐正绫原创】动点脑子

【av4515137/】

曲:砖厂浪人

编:手环snoi

词:棠霜


彬彬有礼 哦他让我着了迷

目眩神移 给他满满的爱意

他的旨意 能让我放弃正义 

捅你一刀也 没有关系


逢场作戏?我才不用去在意

天经地义 他的假话也美丽

沽名钓利?你们都不懂他的心! 

只有我愿意 只有我可以 


爱你的说 做什么 都不思索

无理由的狂热 

快 看我!

没错的哟 我已坠入爱河

现在的我 好忐忑 oh~!


动点脑子 ...

阶梯

去年六月写的,这曲子感觉上是无声无息地坑了索性把词发出来晾晾

定睛一看,写的什么中二智障玩意儿啊【嫌弃脸】难看死了


Demolition

无边黑暗里困顿着真心假象

束缚住双手双眼的罗网

无数平行世界在冲撞

阶梯的尽头也没有希望


充满淤血的脆弱胸腔 

将嘲讽高唱

漫无目的追寻着改变命运的强大力量

一脚踏空坠入深渊再触碰不到光芒

潘多拉魔盒的忠实镜像

是绝望


在流淌

怒意化作炽热岩浆

赤红滚烫 已然将心脏灼伤

只剩下妄想中的过往

啜泣声的残响


Libration

被剥夺了理想思想念想回想

愤怒着对抗着无助地彷徨

即使向一...

【龙墨】【民国】戏中人-终

大概是到高考前的最后一篇同人了……以后应该还会偶尔发个出坑了的歌词


墨清弦看着任笠猫腰躲进了钢琴的阴影里,手垂在桌下,不露痕迹地解下了大腿上绑着的匕首。

任笠半蹲着身,只听见自己胸腔里心脏跳得犹如鸣鼓,顾不得过多瞄准便扣响了扳机。

枪声响起后,他听见有谁爆发出一声力竭的喊叫,从未独立完成过这等刺杀的他顿时有些心慌,连忙再发两弹,硝烟顿时弥漫开来,刺鼻气味盖住了舞厅里香水与胭脂的甜香。

在枪支的后坐力之下任笠踉跄后退三步,视线穿过叫喊着跑动的人群缝隙,观察着目标的情况。

那女子已倒在地板上,大滩鲜血从她胸口汩汩淌出,想来必死无疑。旁边似乎还有一个男子倒在地上,想来是被流弹所伤,他却...

【龙墨】【民国】戏中人-10

标号错误的问题……我发现了,但是懒得改【就这样吧


两人一前一后冲着后台去了,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走着。

殊不知墨清弦心血如沸,蒸发升腾着浓烈的歉意。她知乐正龙牙是真心待她,却一次次利用他对自己的信任与心意。

醇酒一杯一杯饮下,墨清弦看着乐正龙牙眸中逐渐染上睡意, 慢慢放下心来。那只酒杯边缘抹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沉沉睡上半天。

不论是这百乐门里将至的动乱,还是她倾自己性命的豪赌,抑或军政里的风云暗涌,都与他无关。他只需在这里安稳地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再没有做戏的舞女,没有将断未断的旧情,一切都会回复成风平浪静的模样。

而墨清弦心中明镜似的清楚,就算这次是迫不得已之...

【龙墨】【民国】戏中人-9

1940年2月25日,上海。

晨起,墨清弦推开窗却又极快掩上。并不是畏惧乍暖还寒时候风的冽意,而是因那风里卷着的硝烟与血腥气息。不知何时何地上演了血案一场,借由这风将丧命之人残留世间的一点痕迹扬遍了整个上海。

她坐在窗边怔怔出神,低低哼首家乡的小调,唱腔婉转动听,嗓音却有些喑哑。唱到一半她戛然而止,自嘲般地摇一摇头,披了件衣服坐在镜前梳妆。

有电话来。

墨清弦放下香水瓶子,纤长手指轻巧地拎起话筒来:“可是准备好了?”得到答复后她扬起柳眉:“如此,便是我上台之时了。”

挂了电话,她在房中慢慢踱步,如同在一春班里每次上台前的排练,脑中转着将要演绎出的剧情。然则她心中却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龙墨】【民国】戏中人-8

午后日光爬过租界林立的小洋楼,攀过窗沿下的爬墙虎,再跃至墨清弦指尖,映亮照片上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墨清弦眯起眼睛看着照片上的男子,语气里掺了几分显而易见的鄙夷:“就是他?叫什么名字?”

“任笠。”她身边坐着的短发女子咧一咧嘴,“都过了而立还这般碌碌无为的,放眼67号也就他一个了。运气真是好得出奇,小错不断却没出过大纰漏,不然呀……”她并拢两指放在太阳穴上,夸张地做出倒下的模样,自己倚在墨清弦肩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便让他出个错罢,要麻烦你筹谋一番了。”墨清弦见言和这般模样也笑起来。

“这有何难。这种蠢货都是一个德性,听风便是雨,殊不知我向来是故意漏嘴,要不怎好把这专备的鱼饵扔出来呢。”...

【龙墨】【民国】戏中人-7

凌晨两点,众人散去。

墨清弦瞥见角落里醉倒的身影,脚尖就要迈出却又放下,最终也只是站在原地凝望。

百乐门头牌舞女站在灯光与黑暗的交界处踌躇,他知道自己踏出一步就能奔入他所在的光,摆脱这层层缠绕的责任与危险。以乐正家在上海的名望财力与人脉,她定能被护得周全。

只是墨清弦踟蹰良久,仍然只是唤来侍者将乐正龙牙送走。

不是她不想与乐正龙牙在一起,而是不敢。不但如此,还要尽力地把乐正龙牙从自己身边推开,今日刚刚复出的红舞女必然是被狗仔盯梢的重点对象。再过不久,墨清弦这个名字怕是会惹上诸多纷争,她又怎敢在人前与乐正龙牙亲厚。

从她选择进入特科开始,便已注定了未来该是如何度过。她能凭借的只有自己的...

【龙墨】【民国】戏中人-5

自己蛮喜欢的一段,这个场景构思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ww


音乐响起,灯光渐暗。

墨清弦与乐正龙牙并肩步入舞池。在墨清弦初入百乐门时,便是乐正龙牙每日与她共舞,又斥重金捧她,她才得以有今日的盛名。该如何与对方一同舞,他二人都过于熟悉,熟悉到不需要思考,只凭着本能就能踏出配合完美的步伐。

一步,两步。前进。后退。

“清弦你可还记得这曲子?我们过去常用这支曲子伴舞。”

视线相对,又分开。

“往事既已过了,还记着作甚呢?乐正先生未免太过念旧。”

旋转,拧身。摆头,迈步。

“那日争执原也是我有错,若不念旧,那事可否一笔勾销?”

她长发从他手臂上一滑而过。

“乐正先生哪里的话,我这等卑...

【龙墨】【民国】戏中人-4

眼前又浮现起那日别离的情景来,一幕幕如同针扎般刺在心间。旁人再不会明白,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舍得离开。若不是组织需要她做回那个八面玲珑的红人,她是真的愿意同乐正龙牙继续住在愚园路,每日只不过寻常生活,没有百乐门的纸醉金迷,更没有特科的腥风血雨。

非得要惊心动魄中磨砺过才方知,平淡亦是好的。只是步子既已迈出,便再无回头的道理。

重庆方面亟待支援,上海这里伪政府的迫害日益严重,他们早已做好了撤离准备,只需时机一到便启动计划。

墨清弦,这个万众瞩目的红舞女身份是最关键之处,记者们的镁光灯从来不倦于追逐热点,越是耀眼越是能赢得版面。哪怕是最简单的障眼法,被加之以博眼球用的笔墨修饰后,便足以颠倒黑...

【龙墨】【民国】戏中人-3

厅里的灯一盏盏暗下去,窗外霓虹光影便一点点流进来。无人烦躁,无人出声。沉默挟着期待,在香槟芬芳中融成莫名的微妙气氛,悄然爬过每个人心头。

当——

钟声响起的一瞬,舞台上光芒骤然亮起,恍若白昼。正走向台中的黑裙身影粘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身段婀娜,抬手举足都自成标致风流。单看举止是优雅得不带丝毫风尘气,可那双细长的眼里分明写满了繁花旖旎。

墨清弦定定站在台上,目光涣散得找不到焦点,满眼都是摇曳的眩光。音乐在大厅里回响,她一个音符都听不进。满心的疲累与彷徨如同潮水,层层叠叠将她包围,近乎窒息。

侧台主持开始介绍这位红人儿,极尽赞美之词,她却不为所动,只是静立,丹唇轻抿。

“兜兜转转,终还是回...

【龙墨】【民国】戏中人2

1940年2月,上海,百乐门。

这个十里洋场的销金窟门口贴出了大幅海报,画面上的女子面容姣好,眉眼间流转的都是柔媚笑意,正是风月场里的标志模样。

海报上书:墨清弦回归百乐门。

“冯兄你可知今日百乐门门口海报上的墨姑娘是何来历?”

“你有所不知,那墨姑娘色艺双绝,是一等一的佳人,上海滩里多少公子哥儿仰慕她数都数不过来,想同她共舞一曲绝非易事。”

马路边两个青年男子一边等电车一边谈论着,话语里是满满的向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抵是这个意思。

“冬梅你知道吗?清弦又回百乐门跳舞了”

“清弦她为何要去那种地方?我直至今日都想不通,当年她在我们一春班不也是名角儿么?与叶盛兰叶先生,马富禄马先...

【民国】【龙墨】戏中人-1

 

   1940年1月,上海,愚园路579弄中实新村。

   女子饱含愤怒的声音回旋在室内,此时已是凛冬,她却着一袭墨绿丝绒旗袍坐在窗边,露出一截曲线优美的小腿,似乎并不在意窗外的寒风飒飒。寒风从窗外卷进,托起她鬓边几绺碎发飘飘摇摇,俨然是画中人。

“你可知我并不愿做这金丝鸟?!我宁冻死街头也绝不依着你如雀儿一般地过活!”

   室内先前默不作声的男子闷声开口:“清弦你这又是何苦。”

“你把我拘在这里又是何苦?!”她猛地站起身来,摔碎了手边的粉彩瓷杯。

   清...

【言战】尘雾霜雪-6

客栈房间的门被叩了三下,这声音并不大,却在白日的市井喧嚣中直直钻进言和耳中,她仍坐在窗边抚琴,手随意一拨琴弦间门已然洞开。

乐正绫走进,面上并无同洛天依相处时的温柔,而是一副真正符合人世间对神祗幻想的神情,淡漠平静,双眸中有看穿命运的悲悯。她启唇:“把战音的事告诉我吧。”

言和听得战音的名字,手便生生一抖,乐音乍断。冰蓝的眸子抬起,状似是无喜无悲地迎上雷霆之神,乐正绫却从言和眼中窥见她一颗神心里翻起的惊涛骇浪。

门无声关上,一层绯色波光在房间四壁荡漾开来,隐隐围成另个空间。乐正绫坐在小桌另侧:“我施了隔音术,这下你总不该有什么顾虑了吧?”

半晌无言后,言和艰难地开口:“我……不知道。”...

【南北组·语调小剧场】感冒记

观看点我【av3865053】


暑假里给shen写了这个剧本,啊,其实我不擅长秀恩爱的甜甜腻腻风格,这写的分明是吵架

依:呜呜呜阿绫你把薯片饼干巧克力小笼包叉烧包奶黄包果汁可乐奶茶还我嘛!【哀怨】

绫:您老这是讲相声呐?【嘲讽】

依:总之你让我吃零食嘛!(咳嗽)

绫:不行,你生病了不能吃这些。【冷淡】

依:啊……【失望】那要什么时候……(咳嗽)…才能吃啊?

绫:去过医院以后就可以吃了。

依:真的吗!

绫:嗯,去过医院之后,把病养好了再吃。

依:诶嘿嘿…过医院是哪里呀,没听说过的地方是不是可以不去呀?

绫:哼,别装傻。

依:可是我真的不想去啊不想去啊【碎碎念】

绫:...

【南北/言战】尘雾霜雪-5

*本章主南北,全文主言战


是夜,霹雳宫中未点火烛,虽只有几个光团浮在殿中,却亮得如同白昼。洛天依托腮望着窗外战音离去的身影,轻声问乐正绫:“当真不是我们记错了吗?这未免太过荒谬……”

乐正绫神色凝重,两条长眉拧在一处,缓缓摇头,罕见地露出迷惘神色:“我也不知,可那气息分明就是故人,名字亦照得上。”

“那名字是巧合也说不准……”洛天依愈说愈没有底气,似乎这个说辞连她自己都难以信服。

乐正绫轻叹一口气:“我原本也这样想,只是战音亲口对我说过,名字是言和赠与她的。你成神有些年头了,不必我说也该明白个中因果。”

“可她是妖啊,六界之间哪有人魂转生为妖的道理?”洛天依收回视线,十指理着胸前...

【南北】见习圣诞老人

【观看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445175/】


【2016.5.5】因曲作风守删稿而未告知,授权收回。


制作周期大概是一天半吧,是我参过的最速出品曲了2333333

这个词非常长,七百多字,写的几近吐血

因为工期太赶所以写的也挺敷衍的……哎呀,有点丢人

夜幕将临星光正倒数着分秒 

一年一度工作时间要来到

准备出门之前先打个哈欠再伸伸懒腰

今晚要拜访多少座梦的城堡 

投递多少只圣诞邮包

麋鹿奔跑 夜风卷起 我的发梢


平安夜的帷幕已被流星拉开

此刻的我却睡意全...

【言战】尘雾霜雪-4

6.

言和捧着书倚在窗边软榻上信信翻阅,忽然觉得颊侧一凉,抬眼就看见战音貌若老老实实地揣手而立,面上却有一抹来不及收敛的笑。言和也不生气,只是笑问她:“你好端端地又来招惹我做什么?”

战音也不答话,眼神别扭地放在窗外云海里,两根指头绕来绕去。声音细如蚊讷:“你这相貌真是好看,我总觉得是假的……就亲手试了试嘛。”

言和失笑:“亏你想得出来,成天琢磨这些,上次教你的术法,现在怕是已经忘了吧。”她又垂下眼去,闲闲打趣。那日之后言和才知道,战音手中的冰花竟不是雕琢,而是凭意凝成。她当时感慨,不愧是冰雪里造就,天生便有驾驭冰雪的能力。

从那之后她就有意地以术法教授战音,却只挑最简单的那些。一是怕...

【言战】尘雾霜雪-3

时光仍是短暂,分不清今夕昨夕。

战音一日日变得稳重起来,褪去了刚化形时的孩子心性,不再是从前那个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雪妖了。那双温柔的蓝眸里开始沉浮起明灭的波光,如同风雪里隐约可见的天穹,这一瞬看得明晰,仔细探查时就又消失不见。

言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自己的侍女,正如她从前冷眼旁观天上人间的数千年。却有些讶异地发现,洞察人心的神通在战音身上毫无成效。通过神力窥探到战音,如同隔了千山万水去望一团氤氲叆叇的烟雾。言和只得像凡人一般,从战音的表情与话语里去揣摩她的心思。

越是思索,越是好奇,越是关注,也越是不安。为着隐约感受到了战音不愿说出口的心事,还是因了心中生出的共鸣,却是不清楚的。命运的袍...

【言战】雪帝-4

【1】

【2】

【3】

言和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仿佛双腿也被冻住一般,见到神祗这样的疲惫与软弱并不令她惊讶,反而从心底涌上来一股同情,感同身受一般地轻声开口问她。

“无能为力吗……?”

战音闻言,抬起眼帘懒懒瞥言和一眼,那分脆弱一下子就潮水般褪得干干净净,换作漫不经心的戏谑与漠然。冰蓝色的眸子里波光一闪,全是冷冷的嘲讽。

“无能为力?呵,我只要动一动指头,就能让这雪崩停下。你未免太小看了……”话到末尾她忽然顿住,唇角一勾,突兀地笑了起来。

她的面容原本是冷峻如同亘古不化的寒冰,棱角分明地写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旨,这一笑却宛如人间暖春的百花盛开,颊侧隐隐有两个梨涡,眼睛也弯成新月...

【言战】尘雾霜雪-2

【1】


战音望着空旷大殿的尽头,这正殿太大,到了深处就一丝光都透不进,于是霜雪之神的神座就被衬得微微发亮,像雪地里无数雪片汇聚在一起后的荧光。

霜雪之神神座上倚坐,战音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觉得她的身形如此瘦削,亦或是神座过于宽大了。素日里精力过剩的雪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心里生出来一股莫名的敬仰与酸楚。

她所见到的霜雪之神一直就是这样倔强而孤独地生活着,她拒绝一切好意,亦不愿与自己过多接触。总是远远地站着漠然又不无关切地看着世间,,正如同夕罗山巅俯视人世的冰冷霜雪长长羽睫在眼下投出厚厚阴影,看不清那双冰蓝双眸里敛了怎样的情绪。

战音不由自主地想,要怎么样,才能让霜雪之神笑一笑呢?...

【言战】尘雾霜雪-1

夕罗山上经年的狂风暴雪被一道淡金色的雷光给劈开。霜雪之神言和从空中降于山巅,面色凝重。离她不远处的雪片狂乱地纷飞着,却丝毫近不了她的身。

那道金色的雷呼啸着斩下,言和秀丽双眉忽然紧紧一拧,飞身而起,生生受下,那雷光过于猛烈,肆虐不休,一时间她身上的衣袍都被染成淡金。余下的碎芒仍气势汹汹,只是终究失了力道,象征性地落于雪中,炸开一团积雪便算了事。

雷光消弭后,如同有谁在无声处振臂一呼,夕罗山的雪全都动了起来,不约而同地向着山顶聚拢,赴一场盛大的宴会,前仆后继。恍若是才消停不久的雪崩卷土重来,只是天地倒换了位置,那声势浩大如同万马千军的雪浪尽数向上翻去。

饶是言和这神祗,也不得不暂避去空中。...

【言战】雪帝 2

【1】by果汁凉菜

四下的躁动瞬间停息。族长回过神来,正要怒以族规惩戒言和,却见离祭坛十步之遥的引神碑上,降下个似有若无的人影。

引神碑上降下的身影轻巧地落地,忽然风止雪霁,日光撕破天际,照亮了阴霾笼罩了多少年的夕罗山。

引神碑处在日光最灼目之处,于是炽热的光把那人照亮。分明只是隔着十来步,言和却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容,只从身形判断是个女子,有一头月光般皎洁的雪发,偏生穿了墨黑衣裙,在一片雪地里煞是显眼。

言和在看到那人的一刻就只觉脑中空白一片,盯着那个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心里竟无端地涌起几分亲切来。她想提步向引神碑那里走,却被身后急急跑来的族长狠狠击了膝弯。

腿上传来剧痛时她已经控制不住...

【HB to 果汁凉菜】落桃书

【言舞古风原创曲】落桃书 的同人文,这首曲真的很好听啊你们吃我安利嘛,我师父的这个填词很美的!

用了原创角色,因为实在不知道pv里那两个人物该是什么cp。再者…原创角色比较好展开剧情呀,跟故事背景的兼容度也比较高,写着舒服


1.

贺云晔翻过重重起伏如波澜的山陵,又绕经寒泉一眼。一抬眼,便被撞进视野里那连绵嫣红灼了双目。

正值暮春四月,倾尽全力绽放的一月有余早将人间百花心力耗尽,街头巷陌繁花也已显了疲态。

可这微山上的桃花却开得肆意而热烈,温软花团累累坠满了枝头,如同新妇额边累累簪着的宝饰,在灿阳里泛出一山的光芒。

他本无意来此。

原是趋了春风煦暖出门拜会老友,临了...

1 2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