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 宝剑和花仙

和上篇一样的大纲流摸鱼
1.
有这么一把宝剑,剑身铮然鸣响时,如同苍龙长啸,叫做龙牙。
宝剑跟着侠客闯遍江湖,大名鼎鼎。到侠客归隐时,这剑被侠客藏在深山中,一藏就是几百年,机缘之下修成了人形。
有这么一位仙子,面容姣好风姿绰约,司掌百花盛开凋落之事,名为墨清弦。
只是这仙子某日突然从天庭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无人知晓她去了何处。
——除了那柄宝剑。
2.
龙牙原本在石洞中睡觉,睁眼便看见一袭白衣向自己飘来。宝剑登时想起无数江湖传闻,哼唧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他看见一个围面纱的女子坐在自己身边:“你醒了?”
龙牙想,自己堂堂一柄举世名剑,竟然被吓昏过去,简直没脸做剑。于是很有骨气地别过头去,一声不吭。
女子...

【龙墨】 少爷和丫鬟

摸鱼


乐正家有个小丫鬟,叫墨清弦,平日里是跟在少爷龙牙身边的。
小丫鬟很乖巧,从不多话,手脚也麻利。笑起来温温柔柔的,很讨人喜欢。只是少爷从来对她冷着张脸,吩咐她做这做那,小丫鬟也从不偷懒,在他跟前从早忙到晚。
一日,少爷上山打猎,丢了那块祖传的玉佩,老爷大发雷霆,要罚少爷跪上三天三夜。
那天夜里,有人见小丫鬟偷偷出了乐正府,却再没人见她回来。隔天有猎户在崖底发现了小丫鬟的尸体,想来是掉下山崖摔死了。
山,便是少爷打猎时去的那座。
少爷跪满三天出来后,下人告诉少爷那个鬓边总簪朵海棠的小丫鬟死了,少爷淡淡地哦了一声,垂着眼,不关心的模样。
下人又补说是在山上摔死的,少爷没听见似的,径直回了房。
过了很久,有...

【龙墨】【民国】双重关系

病号龙牙X医生清弦

特工龙牙X特工清弦


    1.

靠窗那张床上的病人,十分令医生头疼。

明明只是手指骨折,他却哭天抢地,非要住院不可。这战火纷飞的年代,床位弥足珍贵,怎好让这样的轻伤号给占了。无奈他塞了大把银元来,便也只好由着他住下。前线吃紧,国内亦吃紧,医院财务自然也宽不到哪里去。小护士们私下讨论着,院长怕是嫌这样怕死的富庶户还不够多呢——送钱的白痴,谁不喜欢。

这病人身材颀长,戴一副金丝眼镜,颇有读书人神气。名字叫乐正龙牙,极少见的姓,字面上读来就带着世家大族里纨绔贵公子的派头,而人却是很好打交道的,风趣幽默,见识又广,嘴上总是抹了蜜似的,巡...

【龙墨】【民国】戏中人-终

大概是到高考前的最后一篇同人了……以后应该还会偶尔发个出坑了的歌词


墨清弦看着任笠猫腰躲进了钢琴的阴影里,手垂在桌下,不露痕迹地解下了大腿上绑着的匕首。

任笠半蹲着身,只听见自己胸腔里心脏跳得犹如鸣鼓,顾不得过多瞄准便扣响了扳机。

枪声响起后,他听见有谁爆发出一声力竭的喊叫,从未独立完成过这等刺杀的他顿时有些心慌,连忙再发两弹,硝烟顿时弥漫开来,刺鼻气味盖住了舞厅里香水与胭脂的甜香。

在枪支的后坐力之下任笠踉跄后退三步,视线穿过叫喊着跑动的人群缝隙,观察着目标的情况。

那女子已倒在地板上,大滩鲜血从她胸口汩汩淌出,想来必死无疑。旁边似乎还有一个男子倒在地上,想来是被流弹所伤,他却...

【龙墨】【民国】戏中人-10

标号错误的问题……我发现了,但是懒得改【就这样吧


两人一前一后冲着后台去了,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走着。

殊不知墨清弦心血如沸,蒸发升腾着浓烈的歉意。她知乐正龙牙是真心待她,却一次次利用他对自己的信任与心意。

醇酒一杯一杯饮下,墨清弦看着乐正龙牙眸中逐渐染上睡意, 慢慢放下心来。那只酒杯边缘抹了大剂量的安眠药,足以让他沉沉睡上半天。

不论是这百乐门里将至的动乱,还是她倾自己性命的豪赌,抑或军政里的风云暗涌,都与他无关。他只需在这里安稳地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再没有做戏的舞女,没有将断未断的旧情,一切都会回复成风平浪静的模样。

而墨清弦心中明镜似的清楚,就算这次是迫不得已之...

【龙墨】【民国】戏中人-9

1940年2月25日,上海。

晨起,墨清弦推开窗却又极快掩上。并不是畏惧乍暖还寒时候风的冽意,而是因那风里卷着的硝烟与血腥气息。不知何时何地上演了血案一场,借由这风将丧命之人残留世间的一点痕迹扬遍了整个上海。

她坐在窗边怔怔出神,低低哼首家乡的小调,唱腔婉转动听,嗓音却有些喑哑。唱到一半她戛然而止,自嘲般地摇一摇头,披了件衣服坐在镜前梳妆。

有电话来。

墨清弦放下香水瓶子,纤长手指轻巧地拎起话筒来:“可是准备好了?”得到答复后她扬起柳眉:“如此,便是我上台之时了。”

挂了电话,她在房中慢慢踱步,如同在一春班里每次上台前的排练,脑中转着将要演绎出的剧情。然则她心中却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

【龙墨】【民国】戏中人-8

午后日光爬过租界林立的小洋楼,攀过窗沿下的爬墙虎,再跃至墨清弦指尖,映亮照片上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墨清弦眯起眼睛看着照片上的男子,语气里掺了几分显而易见的鄙夷:“就是他?叫什么名字?”

“任笠。”她身边坐着的短发女子咧一咧嘴,“都过了而立还这般碌碌无为的,放眼67号也就他一个了。运气真是好得出奇,小错不断却没出过大纰漏,不然呀……”她并拢两指放在太阳穴上,夸张地做出倒下的模样,自己倚在墨清弦肩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便让他出个错罢,要麻烦你筹谋一番了。”墨清弦见言和这般模样也笑起来。

“这有何难。这种蠢货都是一个德性,听风便是雨,殊不知我向来是故意漏嘴,要不怎好把这专备的鱼饵扔出来呢。”...

【龙墨】【民国】戏中人-7

凌晨两点,众人散去。

墨清弦瞥见角落里醉倒的身影,脚尖就要迈出却又放下,最终也只是站在原地凝望。

百乐门头牌舞女站在灯光与黑暗的交界处踌躇,他知道自己踏出一步就能奔入他所在的光,摆脱这层层缠绕的责任与危险。以乐正家在上海的名望财力与人脉,她定能被护得周全。

只是墨清弦踟蹰良久,仍然只是唤来侍者将乐正龙牙送走。

不是她不想与乐正龙牙在一起,而是不敢。不但如此,还要尽力地把乐正龙牙从自己身边推开,今日刚刚复出的红舞女必然是被狗仔盯梢的重点对象。再过不久,墨清弦这个名字怕是会惹上诸多纷争,她又怎敢在人前与乐正龙牙亲厚。

从她选择进入特科开始,便已注定了未来该是如何度过。她能凭借的只有自己的...

【龙墨】【民国】戏中人-5

自己蛮喜欢的一段,这个场景构思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ww


音乐响起,灯光渐暗。

墨清弦与乐正龙牙并肩步入舞池。在墨清弦初入百乐门时,便是乐正龙牙每日与她共舞,又斥重金捧她,她才得以有今日的盛名。该如何与对方一同舞,他二人都过于熟悉,熟悉到不需要思考,只凭着本能就能踏出配合完美的步伐。

一步,两步。前进。后退。

“清弦你可还记得这曲子?我们过去常用这支曲子伴舞。”

视线相对,又分开。

“往事既已过了,还记着作甚呢?乐正先生未免太过念旧。”

旋转,拧身。摆头,迈步。

“那日争执原也是我有错,若不念旧,那事可否一笔勾销?”

她长发从他手臂上一滑而过。

“乐正先生哪里的话,我这等卑...

【龙墨】【民国】戏中人-4

眼前又浮现起那日别离的情景来,一幕幕如同针扎般刺在心间。旁人再不会明白,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舍得离开。若不是组织需要她做回那个八面玲珑的红人,她是真的愿意同乐正龙牙继续住在愚园路,每日只不过寻常生活,没有百乐门的纸醉金迷,更没有特科的腥风血雨。

非得要惊心动魄中磨砺过才方知,平淡亦是好的。只是步子既已迈出,便再无回头的道理。

重庆方面亟待支援,上海这里伪政府的迫害日益严重,他们早已做好了撤离准备,只需时机一到便启动计划。

墨清弦,这个万众瞩目的红舞女身份是最关键之处,记者们的镁光灯从来不倦于追逐热点,越是耀眼越是能赢得版面。哪怕是最简单的障眼法,被加之以博眼球用的笔墨修饰后,便足以颠倒黑...

【龙墨】【民国】戏中人-3

厅里的灯一盏盏暗下去,窗外霓虹光影便一点点流进来。无人烦躁,无人出声。沉默挟着期待,在香槟芬芳中融成莫名的微妙气氛,悄然爬过每个人心头。

当——

钟声响起的一瞬,舞台上光芒骤然亮起,恍若白昼。正走向台中的黑裙身影粘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身段婀娜,抬手举足都自成标致风流。单看举止是优雅得不带丝毫风尘气,可那双细长的眼里分明写满了繁花旖旎。

墨清弦定定站在台上,目光涣散得找不到焦点,满眼都是摇曳的眩光。音乐在大厅里回响,她一个音符都听不进。满心的疲累与彷徨如同潮水,层层叠叠将她包围,近乎窒息。

侧台主持开始介绍这位红人儿,极尽赞美之词,她却不为所动,只是静立,丹唇轻抿。

“兜兜转转,终还是回...

【龙墨】【民国】戏中人2

1940年2月,上海,百乐门。

这个十里洋场的销金窟门口贴出了大幅海报,画面上的女子面容姣好,眉眼间流转的都是柔媚笑意,正是风月场里的标志模样。

海报上书:墨清弦回归百乐门。

“冯兄你可知今日百乐门门口海报上的墨姑娘是何来历?”

“你有所不知,那墨姑娘色艺双绝,是一等一的佳人,上海滩里多少公子哥儿仰慕她数都数不过来,想同她共舞一曲绝非易事。”

马路边两个青年男子一边等电车一边谈论着,话语里是满满的向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抵是这个意思。

“冬梅你知道吗?清弦又回百乐门跳舞了”

“清弦她为何要去那种地方?我直至今日都想不通,当年她在我们一春班不也是名角儿么?与叶盛兰叶先生,马富禄马先...

【民国】【龙墨】戏中人-1

 

   1940年1月,上海,愚园路579弄中实新村。

   女子饱含愤怒的声音回旋在室内,此时已是凛冬,她却着一袭墨绿丝绒旗袍坐在窗边,露出一截曲线优美的小腿,似乎并不在意窗外的寒风飒飒。寒风从窗外卷进,托起她鬓边几绺碎发飘飘摇摇,俨然是画中人。

“你可知我并不愿做这金丝鸟?!我宁冻死街头也绝不依着你如雀儿一般地过活!”

   室内先前默不作声的男子闷声开口:“清弦你这又是何苦。”

“你把我拘在这里又是何苦?!”她猛地站起身来,摔碎了手边的粉彩瓷杯。

   清...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