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 宝剑和花仙

和上篇一样的大纲流摸鱼
1.
有这么一把宝剑,剑身铮然鸣响时,如同苍龙长啸,叫做龙牙。
宝剑跟着侠客闯遍江湖,大名鼎鼎。到侠客归隐时,这剑被侠客藏在深山中,一藏就是几百年,机缘之下修成了人形。
有这么一位仙子,面容姣好风姿绰约,司掌百花盛开凋落之事,名为墨清弦。
只是这仙子某日突然从天庭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无人知晓她去了何处。
——除了那柄宝剑。
2.
龙牙原本在石洞中睡觉,睁眼便看见一袭白衣向自己飘来。宝剑登时想起无数江湖传闻,哼唧了一声,就晕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他看见一个围面纱的女子坐在自己身边:“你醒了?”
龙牙想,自己堂堂一柄举世名剑,竟然被吓昏过去,简直没脸做剑。于是很有骨气地别过头去,一声不吭。
女子礼貌地开口:“请问,这山中可有鲜花?”
龙牙仍然很有骨气,一声不吭地摇摇头。这座山他是清楚的,不知中了什么邪门,几百年来连个花骨朵都没长过。
他不止一次说这山是老和尚山,山神不止一次气的要拿拐杖打他,却从未真正出手。大概,是顾虑他天下名剑的威风。
女子一把扯下面纱,兴奋地拍了下手,“那我就住这儿了!”
3.
女子自称是上界的仙子,掌管百花。
她得知龙牙是兵器成灵后,严正地要求龙牙给自己让出这个被修整得十分舒适的石洞。
兵器杀生无数,戾气过重,若是成灵,往往是入了魔道,为害四方。因而天界有令,将天下有灵兵器收束天庭。说得不好听了,就是关大牢。
仙子威胁龙牙,不让她住这里的话,就要向天庭揭发他。
被当做剑魔的龙牙很委屈,非常委屈。他敢甩着剑穗,说自己没有半点戾气。
——他晕血,怎么可能杀生。
话说回来,晕血的宝剑,天下大概只他一柄。
侠客发现这一点后,痛骂了一阵铸剑的老头子。无奈铸剑师已仙去,这剑又实在是漂亮,侠客没舍得将他束之高阁,仍然随身携带,只是从不在人前出剑。
于是江湖传闻迭起,把龙牙捧成了出鞘便要杀尽千人才能停下的宝剑。
虽然侠客够厉害,凭拳脚打遍江湖,硬是没让龙牙露馅。可龙牙也因此不懂任何剑法,成了灵之后与常人几乎没有区别,故而修成人形后也没敢去人间游历,只是窝在深山里。
委屈·没有戾气·宝剑·龙牙,什么话都没说,默默让出了石洞。
4.
仙子告诉龙牙,自己叫墨清弦,之所以离开天界住在这里,是因为她花粉过敏。
那时龙牙正在给她削苹果,一听这话,差点把自己的本体摔到地上去。但他削苹果的技艺十分娴熟,在如此惊诧的情况下,那条苹果皮仍然没断。
墨清弦继续讲下去,讲自己如何勤奋修炼,从一个小小的修仙者升至了天庭。龙牙听得很感慨,削好了苹果默默递给墨清弦。
墨清弦接过苹果拿在手里,“到配职那天,我睡过头了。”她狠咬一口苹果:“结果就分给我这么个名头,司花司花,听着挺好,我一去百花园就浑身发痒。”
龙牙坐在小石凳上,笨拙地试图说点什么:“吃……吃药了吗?”
墨清弦又啃一口苹果:“没药吃,他们说这没法治。今年飞升者太多,没有空缺给我,也没人乐意跟我换。”
“所以你就……跑出来了?”
“不然呢?算了算了,你一把剑,也不知道什么是痒。”
龙牙不说话了,安安静静地看着墨清弦啃苹果。
墨清弦啃了一半苹果,突然停下来对龙牙说:“你苹果削得很不错。”确实,那只苹果仿佛生来就没皮一半,光滑匀称,不见一点刀削痕迹。
得了不虞之誉,龙牙想站起身来回礼,无奈拘在那张小石凳上太久,站起来时眼前一黑,绊倒在地。
摔得晕晕乎乎的龙牙躺在地上说话:“多谢夸奖,小生……当年……专精于是。”
侠客从不在人前出剑,人后却常用龙牙削切水果,毕竟龙牙是一把削铁如泥吹发可断的宝剑,总是要比水果刀锋利的。
5.
天界来了人,要押墨清弦回去。那人气势汹汹,说墨清弦擅离仙地,玩忽职守,犯了天规。
墨清弦慌慌张张往后退,躲到龙牙身后:“你不是天下名剑吗!帮我打他啊!我之前说的什么天界容不得兵器成精是骗你的!”
墨清弦的手紧紧攀着龙牙的肩膀,如同濒死之人抓住一根稻草。
龙牙张张嘴,想说自己只是徒有其名,一点本事都没有,只会削水果而已。却又把话吞回去了。
不想被看不起。
不想被嘲笑。
不想……被她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好。
他拂开墨清弦的手:“仙子,你还是回天庭吧,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墨清弦仰头看着他,刚要笑,却觉得他面色凝重得过了头,那一点笑意便硬生生地隐去了,成了不可置信的惊诧。
“怎么?你竟然,这样对我?你可知道,我若是这样回去,会是什么下场……是了,是了,你怎么可能会在意我……我真可笑,还以为你也……”
她声音越来越低,变成自语的喃喃,话没说完,一拧身走了。
龙牙望着她的背影,又把头低下去。
他在心里骗自己说,是光太刺眼了。
6.
又过了许多年,龙牙才敢告诉墨清弦自己晕血的事情。他紧张地攥着手,等着看墨清弦的反应。
墨清弦温柔地看他:“那你当初是怎么杀进天牢把我救出来的?”
龙牙挠挠头:“你被抓走之后,我每天都在切西瓜……后来,就好了。”
——骗人的,这和花粉过敏一样,没有治的法子。
——无非是想着要救她出来,才拼了命的去刺去砍,才装作看不见鲜血飞溅。
龙牙只是握住墨清弦的手,什么都没再说。



评论(1)
热度(15)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