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洛天依原创】语冰

曲:时空の名前

词:棠霜

【未发布】


“夏虫不可语冰,那我呢?”

时光拨动年轮

树枝褪去夏日温存

告别吻 重新赋予我自由身份


孤独烧尽白昼

昏暗街灯滑入眼眸

跌落后 泪水折射出陌生宇宙


爱是声嘶力竭 无人听的痛

北风扼住喉咙 我却原地驻留

等过秋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是否爱错季候

把错处拼命揽入怀中

堆一座自责的城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是否爱错季候

心事在唇边徘徊不休

卑微至无药可救

——————

你从未施舍我 哪怕一眼专属温柔

所以我 也不敢奢望天长地久


我已哭到失声 痛又有谁懂

被风扼住喉咙 我还要再等候几个秋?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是我爱错季候

幻想中又牵到你的手

却只与空气相扣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爱错也不回头

心事在唇边徘徊不休

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

——————

关于你的一切

被扣押在记忆的尽头 如同幻梦

没勇气去倾诉 没胆量说出口

——————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爱得过了火候

想象不出若某日邂逅

能心平气和叙旧


我是生于夏的飞虫

却爱上隆冬 就算注定落空

痴情无关你是肯或否

我被爱锁回了蛹


ps:是寂火的续作,都是以昆虫做隐喻,或者说,都脱胎于成语。寂火是来自【飞蛾扑火】,语冰则源于【夏虫不可语冰】。


文案:

从起点开始,我们就一直背道而驰,真真假假的拉锯战,要上演多久呢?

本来也没有缘分,全靠我硬撑才走到现在。是我自作自受,是我痴心妄想。

于是满抱不可理喻的热情,以为能将你打动。可是没人来早点告诉我,爱不是靠追究曾经的感动细节,来推翻现实的残酷。

我因你的冷静理智而动心,却也在这里撞得头破血流。


对你的所作所为,我只当不知道。表明自己的相信,抑或迟钝,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你挽留。

我小心翼翼地试探自己在你心中的位置,却连回答都得不到。我在你面前揭下自己的疮疤,落得一身鲜血,不过换来你一句轻飘安慰。

我的困惑与痛楚,在你眼里什么都不算,你甚至不愿去了解。

不想令自己显得太刻意的我,只好陷入失衡的自我怀疑。

“维持着这样的平静疏离一直走下去,也好过与你分离。”我这样想着。


不得不悲哀地承认,我仍旧是爱着你的,这份爱并不因为你的冷漠而减少,反而愈发深厚,积攒成执念。

到最后,我忘记了你的一切过错,而自责与内疚几乎将我摧毁。不敢向旁人倾诉,害怕嘲讽,害怕说教,更害怕同情。

织起一个厚厚的茧,把自己藏进去,以为这样就能得到救赎。

——其实也只是在逃避。


我曾无数次设想过你我分开的场景,唯独想不到是无言走远。曾经给过我希望的人,亲手把它收了回去,一句话都不留。

那些因你而生的任性,忽然消散的无影无踪。失去了可以撒娇的资本,我变成与你相识前的自己。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怀疑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只是我的臆想。一切美好,都只是我的一场大梦。

我想找个人拥抱着取暖,到最后却把自己冻伤。


评论(1)
热度(7)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