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雕刻记忆

摸鱼,感觉文风已经开始拧巴了


在街口遇到那位老者时,他坐在槐树阴里,弓背垂头,手握一把古朴刻刀,雕着块奇异的东西。

分不清材质,亦辨不明色泽。图案中如快放着一部影片,纹理被时间模糊成参差的线。

“您手里的是什么?”

他回答时,更像是在对手中那块东西说话,专注而深情:“是我的记忆。”如同手捧稀世珍宝。

他笑了笑,又继续自己的工作。

于是我站在他身后,看他纵刀刨削,极力捕捉他手中材料里飞速掠过的幻象。

而画面急促地交融变换,轻烟似地逸散。如一场没来得及被记住的乱梦,一眨眼就不见。

他的那块记忆最终被凿成一个完整的圆,又被递到我面前。

我诧异于他的大方与坦然,却见他脸颊绵延的皱纹里写满得意,如是刚刚叠成一架纸飞机的孩童,急于展示他的大作。

喧嚣街市被日光洗褪了色,吵嚷声响在槐树叶底沉没。在这个午后,我有幸做了记忆的旁观者。

片刻前还眉目模糊的画面,经了他耐心细致打磨一遍,清晰得纤毫毕现。

那些早已死去的旧景,鲜活得有如刚被采撷,纵然枝叶因在岁月箱底压了太久而黯淡,仍是有着馥郁芬芳。

目光跟着他走完一生,看着面前白发的老者变成小小的孩子,看他慢慢长高再慢慢衰老。

以为是过了很久,而见到日影未挪动分寸,才知不过片刻。

在这方寸间,记忆与时光背道而驰,一路倒退至起点。

直至我瞥见散落一地的碎片,才终于为心中那一点隐约的疑惑找到答案。

这浓缩了的几十年,同它的形状一般,没有硌人的棱角,亦无歪斜的线条。

起伏的命运轨迹被抚为平整的直线,削去了风浪迷雾中的颠簸辗转。

留下的这个圆,跳过了无知莽撞,丢开了浮浪轻狂,抹掉了四顾彷徨,淡去了惆怅感伤,最终成就一个没有缺憾的循环。

从始至终的每一秒都是最好的时光,完美得令人艳羡。

大抵是因他把不愿回忆的章节都凿了去,不然这记忆缘何完满到如同杜撰?

我心里仍在犯嘀咕。这样做似乎是不值得被批判,毕竟多少人都想忘掉自己染了阴霾的往昔。

——然而少了这么多片段,还可称作是完整的记忆吗?

他看我片刻,应是觉察了攀在我眉梢眼角招摇的疑虑,忽然咧嘴笑起来,眼角皱纹里舒展开时光的谜题,一笔一划都是岁月驶过的车辙印迹。

“遗忘,不也是记得么?”


 

 

 

 


评论
热度(9)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