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民国】戏中人-8

午后日光爬过租界林立的小洋楼,攀过窗沿下的爬墙虎,再跃至墨清弦指尖,映亮照片上那张相貌平平的脸。墨清弦眯起眼睛看着照片上的男子,语气里掺了几分显而易见的鄙夷:“就是他?叫什么名字?”

“任笠。”她身边坐着的短发女子咧一咧嘴,“都过了而立还这般碌碌无为的,放眼67号也就他一个了。运气真是好得出奇,小错不断却没出过大纰漏,不然呀……”她并拢两指放在太阳穴上,夸张地做出倒下的模样,自己倚在墨清弦肩上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便让他出个错罢,要麻烦你筹谋一番了。”墨清弦见言和这般模样也笑起来。

“这有何难。这种蠢货都是一个德性,听风便是雨,殊不知我向来是故意漏嘴,要不怎好把这专备的鱼饵扔出来呢。”

“你倒是有这钓鱼的闲心,这次可务必要帮我把这条鱼给网住了。”

两人推搡着笑成一团,忘却了时局与战况,仿佛只是闺阁里的小女儿,不曾见过外面的世界。

笑过一番,墨清弦凝了眉严肃地开口:“行事要小心再小心,你毕竟是直接跟那边的人接触,总这样吊儿郎当模样可不行。”

言和做的是游走于敌我之间的情报工作,既探查敌情,也往外递组织上的内部消息,真假相掺反而使她更为可信。

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真实身份被保密得严严实实,与墨清弦也从来是单向联系,因为二人都心知肚明,这样刀锋上的行走,一旦出了任何差错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你当我还在意吗?”言和仍是笑着的,声音里却慢慢地染上悲切:“从lorra走后我就什么都放下了,死了也好,早点去陪她。左右这世上……再不会有人像她那样待我了。”

想起那个温柔安静的医生,墨清弦轻轻叹一口气:“你何必如此……”

言和不言不语地直起身来,脸扭到一边去,抬手佯装把碎发别到耳后,墨清弦却看她手指从眼角狠狠地划过。那样快,那样决绝,如同她一贯行事作风般,哪怕要伤了自己,也义无反顾。

待言和再转过来,又是嬉笑的大无畏模样,“人都说你清醒,我倒觉得你迷糊。”隔空点了一点墨清弦胸口:“你这里呀,装的东西太多了,反而是拖累。像我,空空荡荡的,去哪里都不需要多思索。”

墨清弦怔了一怔,一瞬间心间就应和上一个名字来。沉沉地在心里坠着,又轻飘飘地往唇边飞,被她死死压在舌根下。哪怕是对着身边出生入死几次的挚友,她也不敢说出自己仍倾心于乐正龙牙的事。

旦夕风云的世道里,谁也不知明日将会发生什么。这段往事只需死在她心里,多一个人知道都会多一分变数,徒增烦恼而已。

她注定是个戏子,也自然要扮得十全十美。虽说完美谢幕后就该与角色无关,然而这样一场扮演自己的戏,她又何尝走得出来?

与乐正龙牙在一处时到底是戏中还是现实,又是按着哪出折子演着爱恨离仇,她早已分不清,也已放弃了把任务与私情摆得泾渭分明。

“你说的是,上海的天这样重,我也不该让自己活得更重了。”墨清弦强忍着涌上鼻腔的那一股酸涩,云淡风轻地笑着开口。心中却像是堵了一块硬石,上不去下不来,硌得胸腔闷闷地痛。


评论(2)
热度(14)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