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民国】戏中人-7

凌晨两点,众人散去。

墨清弦瞥见角落里醉倒的身影,脚尖就要迈出却又放下,最终也只是站在原地凝望。

百乐门头牌舞女站在灯光与黑暗的交界处踌躇,他知道自己踏出一步就能奔入他所在的光,摆脱这层层缠绕的责任与危险。以乐正家在上海的名望财力与人脉,她定能被护得周全。

只是墨清弦踟蹰良久,仍然只是唤来侍者将乐正龙牙送走。

不是她不想与乐正龙牙在一起,而是不敢。不但如此,还要尽力地把乐正龙牙从自己身边推开,今日刚刚复出的红舞女必然是被狗仔盯梢的重点对象。再过不久,墨清弦这个名字怕是会惹上诸多纷争,她又怎敢在人前与乐正龙牙亲厚。

从她选择进入特科开始,便已注定了未来该是如何度过。她能凭借的只有自己的面容与心机,缺了战友的庇佑她自身难保,万万不敢再与别人起了牵连。能够有之前那样一段平宁的生活,于她,已是难得之至。

目送乐正龙牙被侍者架起向门口去了之后,墨清弦转身离去,步子却放得轻缓,拼了浑身力气克制自己不要回头。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适才将乐正龙牙伤到了何等境地,然则她别无选择。纵然心痛到连身体都在颤抖,也不能暴露了她所要掩盖的。

“你不过是个戏子。”她低低自语。“戏散了,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高跟鞋敲击地板声响慢慢消失,墨清弦脊背挺直如常,如同赴死的天鹅一只。

回到住处,她凝视镜中自己,有些陌生的眉眼还是年轻而美丽的模样,只是眸子里早已浸满时光荏苒的痕迹。

原来光阴飞度,转眼已这么多年。

时局已是混乱到了极点,国内各方面势力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又似乎一触即发。她能做的也只是尽微薄之力,在其中斡旋。眼下境况愈发令人难安,伪政府只知媚外求好,频频对特科人员下手。组织上已下令转移部分人员前往重庆,她亦在其中。

上海于她虽是异乡,现下也渐渐熟悉起来。毕竟多年辗转奔波来去,身不由己地把这座城当了家。乍要离去,终归是有几分不舍。

走马灯一般地在脑中把往事过了一遍,穷迫颠沛有,风光安稳也有。从一春班到百乐门,做的却是同样的工作,自始至终都是倚风月为蔽。不需要真心,只需要演技,带得体笑容,持温软话语便足够。

在一春班时,她借着名角儿身份,同一干政客商贾相谈甚欢,乖巧若邻家女儿。从不主动谈起政事,只是诉些乱世谋生的苦便足以让他们心软,一松嘴便透出政务军务的蛛丝马迹,再循下去便可触到机密核心。

来了百乐门,接触到的尽是意气风发的青年要人,耳鬓厮磨片刻便能哄出她想要的信息。酒不醉人,她却是醉人的那一饮。

再往后,就是……

思及那段时光,墨清弦痛苦地闭眼,抬手关了灯。然而能否入梦,梦中又是哪段华年,便不得而知了。


评论(3)
热度(19)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