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民国】戏中人-5

自己蛮喜欢的一段,这个场景构思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ww


音乐响起,灯光渐暗。

墨清弦与乐正龙牙并肩步入舞池。在墨清弦初入百乐门时,便是乐正龙牙每日与她共舞,又斥重金捧她,她才得以有今日的盛名。该如何与对方一同舞,他二人都过于熟悉,熟悉到不需要思考,只凭着本能就能踏出配合完美的步伐。

一步,两步。前进。后退。

“清弦你可还记得这曲子?我们过去常用这支曲子伴舞。”

视线相对,又分开。

“往事既已过了,还记着作甚呢?乐正先生未免太过念旧。”

旋转,拧身。摆头,迈步。

“那日争执原也是我有错,若不念旧,那事可否一笔勾销?”

她长发从他手臂上一滑而过。

“乐正先生哪里的话,我这等卑贱之人,能得乐正先生垂青已是荣幸之至,怎敢再奢求什么?原先是我过于愚钝了,还望乐正先生海涵。”

“你当真不顾我们往日情分?!”

他舍了原本的舞步只一味迈进,她被逼无奈退至舞池边缘。

“乐正先生所言甚过,清弦自认与您并无情分可言。乐正行长想找人一同做戏,清弦便奉陪。演戏,是不需真心的。”

她挑唇笑起,灿烂却也疏离,话语一字一凿地说出,并未掺半分假。

乐正龙牙需要一张盾,墨清弦需要一支矛。

盾是用来挡住商业敌手的视线,使其误以为乐正龙牙沉溺于美色,更方便乐正家在上海滩势力与产业的扩张。红颜向来是祸水,乐正龙牙亦是如此想。这才多方寻觅,直至找到机敏而又冷静的墨清弦,才有了陪他演一出金屋藏娇的人选。

矛是用来刺穿政府的伪装,直取核心情报。彼时墨清弦刚领下接近乐正龙牙的任务,对方便找上来,开诚布公地要与她“合作”。实业银行总经理的身份看似不大,却是接触经济命脉的角色,她自然乐得其成,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

只是后来二人都动了心,这便是出乎意料之事了。于是便极有默契地皆闭口不谈双方的交易——墨清弦陪他演的这出戏。

   此刻她重提这事,无疑是泼了乐正龙牙一头冷水,揭了他旧时疮疤。

“……你怎能绝情至此。”

 墨清弦闻言笑得灿烂,瞳中是极天真的光,轻盈地旋身脱离他双臂,“龙牙你可是忘了?我是个戏子。”语毕她咯咯地笑出声来,进了另一人的臂弯,脸上笑容甜蜜,丝毫不见适才的凌冽疏离。

乐正龙牙立在原地,怀中乍然空下来令他极为不适。此时他才意识到舞曲换了新的一首,也难怪墨清弦寻了新的舞伴。

曲终人散。

这四个字蓦然浮在脑海里,激起满心的苦涩。乐正龙牙神色黯淡走回角落里,舞池中彩色灯光偶而从他脸上扫过,却也照不清他的眉目。

一杯又一杯,高脚杯空了又满满了又空。

醉眼迷离,乐正龙牙的目光追随着舞池中的墨清弦。她换了件舞裙,裙摆在旋转间荡开涟漪,犹如只华美蝴蝶,游刃有余地穿梭于光影之间。

只是这蝴蝶,再不会来寻他。

乐正龙牙垂眸,又饮一杯。


评论
热度(14)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