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民国】戏中人-3

厅里的灯一盏盏暗下去,窗外霓虹光影便一点点流进来。无人烦躁,无人出声。沉默挟着期待,在香槟芬芳中融成莫名的微妙气氛,悄然爬过每个人心头。

当——

钟声响起的一瞬,舞台上光芒骤然亮起,恍若白昼。正走向台中的黑裙身影粘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身段婀娜,抬手举足都自成标致风流。单看举止是优雅得不带丝毫风尘气,可那双细长的眼里分明写满了繁花旖旎。

墨清弦定定站在台上,目光涣散得找不到焦点,满眼都是摇曳的眩光。音乐在大厅里回响,她一个音符都听不进。满心的疲累与彷徨如同潮水,层层叠叠将她包围,近乎窒息。

侧台主持开始介绍这位红人儿,极尽赞美之词,她却不为所动,只是静立,丹唇轻抿。

“兜兜转转,终还是回了这里。”她在心底低低自语。美人儿微微扯了嘴角,那讥讽的冷淡神色只出现一瞬而已,快得如同幻象。

从角落里走出数十个西装革履的侍者,手中托盘里放着的是娇艳欲滴的鲜红玫瑰,花茎上系着金色丝带,拴着一枚小小的价格吊牌。这是百乐门的新规矩,购得玫瑰最多者便能与墨清弦开舞。只是这玫瑰要价不菲,一支便能抵寻常人家一天的开支。

在场之人都是上海滩有头有脸的,自然也都极有自知之明。大多都是只取一支玫瑰放在手边,即是捧场,又表明自己无意于这风头。当然也有那么几位公子哥儿是以十以百地购下玫瑰,较着劲要争下这个殊荣。

紧闭的大厅门突然被粗暴地推开,人群登时一片哗然。今日的百乐门不比以往,进来的人都是递了请柬的,这不速之客是什么来头?

仍旧在舞台上静立的墨清弦心中一惊,似乎心中一根细弦被大力地来回弹拨,她抿紧了唇,双眼直直望着大门处。心中跃起鼓点如雷鸣阵阵,声声都提醒着她是时候该逃离。

只是无路可退,无处可避。她清楚自己肩上担子是有多重,也知道自己身处权谋的巨网中心,贸贸然行动便不知要牵动多少根神经。

自门口信步走进一个男人来,正式的舞会装束,理也不理身后面带乱色的侍者,略略环顾四周后便朗声开口。

“乐正某今日不请自来,还望各位海涵。”言语中带着笑意,丝毫不见慌乱之色,似是他就是为这般风月场合而生。哪怕是眼下尴尬场景,他也应对的游刃有余。

墨清弦脚下一软,几乎要坐倒在地,只是残存的理智支撑住她,让她依旧站的优雅而笔挺。只是像画馆里的石膏模特,美则美矣,僵硬无比。

“是他,果然是他。”耳边一时嗡嗡作响,心底里来回穿梭的都是这话,机械地重复上百千遍,顾不得别的思索。

走进来这个人,便是乐正龙牙,这个她曾经与之一同在愚园路生活过的人,这个她在上海滩数年间唯一一个动了心的人。

哪怕过往的缠绵缱绻里掺杂了算计与做戏,可戏做得久了,便也真了。



决定了,以后lof比微博早更。

评论(1)
热度(12)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