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民国】戏中人2

1940年2月,上海,百乐门。

这个十里洋场的销金窟门口贴出了大幅海报,画面上的女子面容姣好,眉眼间流转的都是柔媚笑意,正是风月场里的标志模样。

海报上书:墨清弦回归百乐门。

“冯兄你可知今日百乐门门口海报上的墨姑娘是何来历?”

“你有所不知,那墨姑娘色艺双绝,是一等一的佳人,上海滩里多少公子哥儿仰慕她数都数不过来,想同她共舞一曲绝非易事。”

马路边两个青年男子一边等电车一边谈论着,话语里是满满的向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抵是这个意思。

“冬梅你知道吗?清弦又回百乐门跳舞了”

“清弦她为何要去那种地方?我直至今日都想不通,当年她在我们一春班不也是名角儿么?与叶盛兰叶先生,马富禄马先生合演的那出《鸿鸾禧》上海无人不知,她的风头都快盖了电影明星去,怎么就甘愿去了那等地方。”

戏台下两个打扮齐全等待上台的女子低声说着悄悄话儿,声音低得近乎耳语,反而是头上簪饰在颔首间的撞击声响更大些。

“张兄你看这海报,缘何写着“回归”二字?”

“这事我倒是有些耳闻,实业银行总经理乐正先生曾属意于她想收了去,墨姑娘也着实自百乐门销声匿迹了一段时日,现在又回来了,可不是称”回归“么。”

一辆汽车从百乐门口路过,车里坐着的两个正装男子终于找到了话题,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

诸如此等的议论遍布大街小巷,墨清弦回百乐门重操旧业一事成了上海滩最好的谈资。

战火硝烟似乎都离人间太远,上海滩有一张平静而繁华的假面,把底下的血流成河都掩盖过去

 

今日的百乐门分外热闹,停车场里一水儿停的德国汽车个个被擦得发亮,引擎盖子反射着车灯光芒几乎要把人眼闪瞎了去。

只因今天,是墨清弦复出之日。

墨清弦这等色艺双绝的佳人,不少人动了一睹真容的念头,若是得了美人倾心,岂不是更为妙哉。富家公子们个个有着一掷千金的豪气,不少人是提着小皮箱而来,想也不必想,便知其中装满钞票。

大厅里人声鼎沸,清弦坐在休息室里上妆,桌上随意摆放的瓶瓶罐罐端的是气派,皆是洋货,价值亦是不菲。她对着镜子细细梳顺头发,那一头长发显然是精心打理过了的,烫了时兴的大卷,波浪柔美。

描画好眉眼,唇色选了正红,衬着身上黑地红梅纹的长裙,平添一份凌厉的艳美。她原本的容貌带着几分稚气,却被妆容尽数盖下,只剩下成熟风韵在面上。

墨清弦对着镜中人笑了笑,那笑容软得近乎成了一滩水,媚且魅。她这一抹微笑于这些年间引得多少男子甘愿沉溺。然则,大抵只有她自己知晓,这笑容假得近乎拙劣,假到她甚至不需让自己有哪怕一丝喜悦,也能笑得如此开怀。

于是唇角轻撇,面容霎时冷若坚冰。


评论
热度(11)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