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尘雾霜雪-6

客栈房间的门被叩了三下,这声音并不大,却在白日的市井喧嚣中直直钻进言和耳中,她仍坐在窗边抚琴,手随意一拨琴弦间门已然洞开。

乐正绫走进,面上并无同洛天依相处时的温柔,而是一副真正符合人世间对神祗幻想的神情,淡漠平静,双眸中有看穿命运的悲悯。她启唇:“把战音的事告诉我吧。”

言和听得战音的名字,手便生生一抖,乐音乍断。冰蓝的眸子抬起,状似是无喜无悲地迎上雷霆之神,乐正绫却从言和眼中窥见她一颗神心里翻起的惊涛骇浪。

门无声关上,一层绯色波光在房间四壁荡漾开来,隐隐围成另个空间。乐正绫坐在小桌另侧:“我施了隔音术,这下你总不该有什么顾虑了吧?”

半晌无言后,言和艰难地开口:“我……不知道。”霜雪之神讲话办事素来简洁利落,却是极少有这样吞吞吐吐的。

乐正绫面色不改:“我想着你或许要担心天依小孩子心性未褪,故而把她支去游玩。怎么,你竟连我也不信了吗。”

“她的确是不知道,你不必为难。”上了术法的门竟是被轻巧地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个美貌女子,看相貌只不过双十年岁,举手投足间却自有淡静风范。一头黛紫长发挽成精巧的发髻,却是懒得装饰一般,鬓边别朵花就算了事。

“霜雪之神可还记得我?”言和点点头,却是有些惊愕的模样。

正当乐正绫一头雾水之时,洛天依忽然自门外跑进,熟门熟路地扑进她怀里,眼睛一眨就对上了不请自来的紫发女子:“咦,墨姐姐你怎么比我还快?”

听得这称呼,乐正绫忽然就明白过来。眼前这人八成就是墨清弦,传闻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上仙。当即起身行了个礼,墨清弦轻一颔首:“看起来你这小姑娘倒是知道我,难得难得。”

乐正绫多少年未被称过小姑娘,不禁有些措手不及,支吾着应了一声便又坐下。恍然想起自己此行来意,便闭口不言。思来想去又觉得不对,拉过洛天依的手在她掌心写字:你怎么有能耐请这位上仙来。

洛天依随即翻过她手掌来写:哪里是我请来的,分明是她找上我来问你在哪,我从前只是在霜雪宫门前偶然认识了墨姐姐,谁知道她是上仙啊。

这边两个雷霆之神无声地咬耳朵,那边墨清弦却是从袖中掏出一张卷轴来放在言和手边,“三百年前我受你所托保管这张卷轴,按理说约定期限未到,还不该归还与你。只是……”她忽然起身冲言和深深一拜:“怪我看管不密,它挣脱封印逃窜了。”

乐正绫认得那张卷轴,正是言和的法器。心下不由一惊,到底是什么需要言和以自己法器为媒介封印,又能有如斯力量逃窜而出?

“多久了?”言和似是早就了然,语气仍是波澜不惊。

“一百余年。”

言和也起身冲墨清弦一拜:“终究是命理,怪不得上仙。”于是伸手就要收回那张卷轴,乐正绫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言和触碰到卷轴的瞬间,墨清弦忽然神色一变,如同预见了将要掀起的惊涛骇浪。

然则为时已晚,言和甫一与那卷轴接触,客栈狭小的房间内便爆发出滔天的光芒,肆虐过一番之后尽数钻进言和眉心。

“这是……?”洛天依不由得开口问了,乐正绫亦是满心惊恐,那一阵光令她都为之颤栗,绝非凡物。

墨清弦抬眸与二人对视,神色平淡如常,唇间话语却似有千钧重量。

“这卷轴中封印的不只是那逃逸的人魂,还有一块神魂碎片。”

她话音刚落,就见言和沉沉跌倒在地。


评论
热度(12)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