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尘雾霜雪-4

6.

言和捧着书倚在窗边软榻上信信翻阅,忽然觉得颊侧一凉,抬眼就看见战音貌若老老实实地揣手而立,面上却有一抹来不及收敛的笑。言和也不生气,只是笑问她:“你好端端地又来招惹我做什么?”

战音也不答话,眼神别扭地放在窗外云海里,两根指头绕来绕去。声音细如蚊讷:“你这相貌真是好看,我总觉得是假的……就亲手试了试嘛。”

言和失笑:“亏你想得出来,成天琢磨这些,上次教你的术法,现在怕是已经忘了吧。”她又垂下眼去,闲闲打趣。那日之后言和才知道,战音手中的冰花竟不是雕琢,而是凭意凝成。她当时感慨,不愧是冰雪里造就,天生便有驾驭冰雪的能力。

从那之后她就有意地以术法教授战音,却只挑最简单的那些。一是怕战音灵力浅薄承受不住,二则是,她始终觉得这个小雪妖身上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什么过往,未知最为令人恐惧,言和想着,最好是把危险都规避开去。

战音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满和气急:“你怎么知道我忘了!我会的东西可不止你知道的那些!”即使不去看她,言和也能在脑中熟练地勾勒出战音此时的表情。

半晌都没有听到战音再开口,言和心觉疑惑,抬头时却见团银芒在战音掌中翻滚腾跃,似是被无形屏障束缚住,左突右冲都逃不出去,而战音紧锁眉头,双眸极专注地盯着手中光团。

言和不自觉就松开了手中书卷,只觉心中有个声音不无惊讶地喃喃:“怎么会……”原因无他,只因她识得那法术,一旦脱手就能引来雷光自天而降,虽是不算什么厉烈术法,却是自己从未教授过的。

战音或许不知她手中酝酿着伤人的术法,然则即使言和知晓,也做不到去中途阻断。战音定是头次施展这术法,若是妄加干扰,指不定就要走火入魔。别无他策,言和暗暗蓄了力,也不做声,凝视着战音的一举一动。

方才还在她手中的书此时从软榻上滑落,发出的一声闷响未能分去言和哪怕半分眸光,却惊了战音。纤细十指一抖,那银光就觑了时机溜走,直直冲着她面上去。只是还未到目的地,就被电射而出的一道白芒黏住,委顿下来,服服帖帖地悬于空中。

言和将光团牵至自己手边,指尖轻点,就化作一室荧荧光点。她似吃了一惊,却掩盖得极好。只是微微皱眉,从软榻上起身:“若是我不在这儿,你可就要亲尝自己的术法了。我可不曾教你这些。”

“是霹雳宫那两位大人教我的。”战音低着头,慢慢开口。

“霹雳宫?”这答案却是言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她的确与霹雳宫中两位雷霆之神相熟,也带着战音去过霹雳宫中。而战音何时偷偷溜去了霹雳宫,又学来了术法,却是她不知道的事了。

“我是想要变得更好……这样就不会给你丢人了。”她绕着垂落胸前的一缕发丝,怯怯地开口。

她这么一说,言和倒是想起她初来乍到时的莽撞模样。一份暖意缓缓悠悠地浮上来,心道这小雪妖真是有趣,故意逗弄着开口:“你脸红了?”

“那……那是朝霞照着的!”

闻言,言和瞥眼窗外凉寂的月光,轻嗤一声,好整以暇地捡起书来继续翻阅。

战音走后,她张开掌心,赫然是方才经了战音的手凝出,状似已然消散了的光团。言和轻声念了同样的咒文,刹那间也凝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光团来。两团白光在言和有意地控制下愈发靠近,最终融至一处。言和讶异地起身,听见脑海深处传来轻微细密的碎裂声。

 

7.

“你又来了呀?”战音刚走进霹雳宫,就听见有人笑吟吟地问。她熟悉那声音,心知是这里的主神之一乐正绫,便行了个礼,“是,又要劳烦二位了。”

话音未落,一个浅蓝身影风似的蹿了出来:“我刚刚还同阿绫提起你,这些日子怎么都没见到。怎么,言和把你关起来了?”这是另一位雷霆之神,名作洛天依的。

战音摇摇头:“这些天来霜雪宫里事务繁杂,我抽不出身罢了。”

洛天依闻言笑出声来,一双碧色眸子转了几圈,琉璃样的剔透:“你们那霜雪宫里统共二人,能有什么杂事。”

战音原本也是这么觉得,只是自从她那日在言和面前一时心急使出术法后,言和就忽然忙碌起来,自藏书阁里流水一样地搬书出来翻看,战音自然就要承担起帮她整理书籍的活计。上古的卷轴竹简倚叠如山,她不得不用灵力操纵着它们归回原处。如此从早到晚,自然是一身疲惫,更是提不起来霹雳宫的念头。

只是今日言和不辞而别,她在空荡荡的霜雪宫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终是决心再前来霹雳宫。虽说言和曾三番五次地禁止她前来学习术法,可她总觉得,多学一点东西,或许什么时候就能帮上言和。

乐正绫扯住洛天依的手就往大殿里走:“人家的事你管那么多,到我身上就由着我自生自灭。今日你来教战音术法,我是铁了心要做个看客。”

洛天依使劲甩了一下,反手又握身旁人握得更紧:“我来就我来,好歹也在神位,这点东西哪能难得住我。”

战音跟在后面,看着两位本该高高在上的神祗孩童一样地拌嘴,倒是觉得有趣。一转念,又想起言和总是冷冰冰的脸,微微叹一口气。谁知被乐正绫听见,扭头来笑着看她一眼,却是对着洛天依说话的:“快收收你这小性子,战音都要笑话你了。”

战音闻言亦笑:“哪里敢笑话雷霆之神。”在这霹雳宫里她总觉得尤为轻松,许是因为卸下了与言和相对时的心事,用不着极力掩藏自己的想法,又或许是因为这两位雷霆之神平易近人,没有言和那般高高在上的威严。

到了大殿里,洛天依抖一抖袖子摆出正经模样:“那么今日,就是本尊来传授你术法了。”声音刻意压得粗声粗气,旁边的乐正绫见状笑得东倒西歪,蹦起身来一个弹指敲在她脑门上:“你呀,好好说话。”

洛天依捂了脑袋可怜兮兮地冲战音喊:“你来帮帮为师!”

战音忍住笑跑上前去,拉开了意欲再下手的乐正绫。随即端端正正坐下,听洛天依传授咒法。起初她试着提出让这二位来教授自己术法时,心中是惴惴不安,生怕哪句话说得不妥当惹了神怒。

谁知洛天依一口答应下来,再后来战音问及理由时,雷霆之神放下糕点,含糊不清地冲她说:“没办法,当个神太无聊了,教教你倒还有点乐子……唉,我倒是怀念还是凡人的日子。”

语毕,她舔了舔嘴角的碎屑:“不过当神也有个好处,三重天上的糕点比人间好吃千万倍呢,你要不要尝尝?”

 

【5】

评论(2)
热度(7)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