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雪帝-4

【1】

【2】

【3】

言和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仿佛双腿也被冻住一般,见到神祗这样的疲惫与软弱并不令她惊讶,反而从心底涌上来一股同情,感同身受一般地轻声开口问她。

“无能为力吗……?”

战音闻言,抬起眼帘懒懒瞥言和一眼,那分脆弱一下子就潮水般褪得干干净净,换作漫不经心的戏谑与漠然。冰蓝色的眸子里波光一闪,全是冷冷的嘲讽。

“无能为力?呵,我只要动一动指头,就能让这雪崩停下。你未免太小看了……”话到末尾她忽然顿住,唇角一勾,突兀地笑了起来。

她的面容原本是冷峻如同亘古不化的寒冰,棱角分明地写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旨,这一笑却宛如人间暖春的百花盛开,颊侧隐隐有两个梨涡,眼睛也弯成新月的弧度。

言和被这笑容摄了心魄,眉心却是忽然痛起来,仿佛一把密如细雨的针尽数攒进,令她一瞬间穿过战音的笑容望见幻象无数,皆是冰雪一片中的浮光掠影,似乎照应上了过往无数个意味不明的梦。

“我倒是忘了,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怪我怪我,竟一下子跟你说了这么多。”战音面上的笑容也只停留了一瞬,随即拿着卦镜起身,走到言和面前,纤细食指隔着卦镜面轻巧一点,言和就见到那风雪愈发大起来,几乎要将整个村落都盖住。

言和见着熟悉的房屋被雪卷塌,心血如沸,紧紧抿着唇,待心情稍稍平复才从齿间迸出话来:“为什么?!”

关于自己与霜雪之神间或许存在的过往,关于霜雪之神为何要降罪于世间,关于从前被充作祭品的族兄族姐们……太多疑惑缠成了无解的线团,沉沉地坠在舌尖,令她无力支撑,只说出这一句空泛的疑问。

“这本来就不是我的职责,当然,也不是你的。你若是没有这么慈悲的心肠,现在也不会落得如此境地。”战音又坐回了桌前,目光斜斜地把言和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似乎是在提醒她看似侍神,实则被囚禁的境地。

那一道目光过于尖刻,言和只觉得浑身都在不受控制地震颤,就要站立不住。

不经意间却瞥见垂着头的战音,她羽睫亦在轻颤,仿佛削瘦肩膀上承了万钧重量。言和忽然看穿了她倔强的口是心非,亦洞晓了神祗不可言说的使命。

心中一下子涌上来一股将战音拥入怀中的欲望,迫切地想要给予她安慰,忘却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她对于眼前喜怒无常的霜雪之神并非没有惧意,然则还是提起步子,走到战音背后,无言地将她拥入怀中。

战音的身体毫无温度,单单相触的一瞬就令冰雪里长大的言和感到彻骨冷意。然而她将战音拥得更紧,脸贴着战音的脖颈,喃喃开口。

“别怕,是我,我回来了。”她自己都不知这话代表着什么,只是灵魂深处忽然涌上的悸动令她忍不住要开口。言和也不曾觉察,说出那话时,她的声音里已染上了上位者的威严与沉稳。


评论
热度(14)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