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南北·曲同人】轮盘

*已更换为saligia专辑二刷特典文本收录版

【观看视频】

“你们看,那件衣服!”

不知是从哪里响起了这一句话,赌场里忽然人声嘈杂,类似意义的话语不断传递,伴着惊恐与不可思议沸腾了空气。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门口,骰子跌落在桌面也顾不上去看。即使金色的大门在灯光里璀璨生辉也无人在意它的光芒。

赌客们全都盯着门口站着的那个一身红装的少女。

少女身上那件鲜红的衣裙一直是V市大小赌场里的传奇,那位沉寂已久的赌神便是穿着这件衣服所向披靡,带走大把的金钱,湮灭无数赌徒孤注一掷的希望。

她安静地站在灯光下,目光里,丝毫不显得局促,脸上甚至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笑意。没有多少人去欣赏她姣好的面容,只因她的衣装过于夺目,令在场的赌场老手回想起许多惨白的战绩。

“喂!小丫头,你跟这件衣服的主任什么关系?”随着少女提步向着赌场正厅走来,已经有胆大的人毫不遮掩地问出了赌客们共同的心声。

少女步伐停下。“跟你有什么关系?”

还稍显稚嫩的声音似乎给了那人底气,他不屑地开口问:“知道这衣服什么来头吗就敢穿在身上?”

红衣少女的目光锁在了他身上,碧色眸子里是更为不屑的戏谑,“来玩一把?”那人吃了一惊,她的目光是与她年轻面容不符的,毒蛇一般阴冷毒辣。

赌客犹豫着思索自己的措辞,少女上下打量他一眼,勾起唇角问道。

“怎么,不敢?”

“有…有什么不敢!”那人自己都不曾察觉自己已经显了怯色。

少女笑起来,伸手挽起自己灰色长发,把光洁白皙的脖颈暴露在空气里。“可惜呀可惜,我没时间陪你玩。”

她自顾自转身离去,留给赌客一个天鹅一样高傲优雅的背影。

少女行走在大大小小的牌桌之间,红色的裙摆像是火焰一般灼目,步子放得悠缓从容,于是那火便从她裙摆燃到众人心里。

她似乎知晓赌客们对她的好奇心已攀升到了极点,在大厅正中停下步子,让众人看了个够后,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加快了步伐。

时间与空气粘稠得凝固在一起,无数双眼睛追随着着少女的身影,直到她消失在转角的楼梯处。

 

 

一楼那么多张赌桌的盈利,对于这家赌场来说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零头。它的二楼才是无声的巨兽,悄然吞噬着大把财富,不留一丝痕迹。

少女走上了二楼,步伐轻快。铺了厚厚羊毛地毯的走廊里没有一点足音传出。她七拐八绕,走到一扇门前停了步。

如果有方才一楼的赌客在此,便会惊讶地发现,适才那个高傲而冷漠坚硬的少女正在颤抖,她在这一刻像极了一只流落街头的猫,倔强地掩饰自己的痛苦。

少女痛苦地闭上双眼,羽睫的翕动显示出她内心的波动。

她记得这里。也忘不了这里。

那日在这房间里流淌的鲜红已深深刻在了她的眼帘之下,一闭眼就能看到的那灼灼颜色,日夜提醒着她那段无法淡忘的过往。

她紧紧握拳,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抬起眼打量这扇极尽奢华的门,手腕在空中悬浮了片刻,坚决地扣了上去。

门被打开,开门人原本是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在看到少女的一瞬间,他的五官扭成了一团,又展成哭不哭笑不笑的难看模样。

“你是谁?!”他从喉咙深处挤出这句话来。他或许又无数个问题要问,却只说出了三个字。

“洛天依。”同羞涩的转学生一样,她轻轻地念出自己的名字,笑一笑之后向着房间里走去,毫不在意身后男人想继续盘问的意愿。

房间正中央放着一张赌桌,轮盘边上堆着价值不菲的金银珠宝。洛天依的目光从硕大的宝石上扫过,没有流露出哪怕毫厘对财富的狂热渴望,仍然冰冷无比。

她不像个赌徒,反而像个杀手。

随着她越走越近,赌桌旁十一个穿戴豪奢的男女全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打量她的目光各有深意。

“不请自来是我冒犯了,还请各位海涵。”洛天依站定在离赌桌三步处,鞋尖并拢脊背挺直,又浅浅鞠躬,抬起头时眸子里已经干净得令人什么都看不出,也什么都猜不透。

“你既然敢穿这衣服来,就该知道这衣服象征着什么啊,丫头。”说话的人轻浮地打量洛天依,漫不经心地冷笑。

洛天依走到那人面前。

“我记得你。”她突兀地撇开话题来了这么一句,“你当年一举把名下所有地皮都输给绫了,对不对?”

注意到了她对赌神的亲昵称呼,她对面站着的赌客忽然回想起曾经跟在赌神身后的那个小姑娘。只是曾经的洛天依也不过是赌神身边一个稍稍显眼的背景板,现在她却耀眼夺目得压去了满室水晶灯的光芒。

少女的话明显触碰到了他心底某段惨痛的过往,他红着眼大声嚷嚷起来:“怎么?我的确输给了乐正绫,可乐正绫已经死了!你就算穿着这衣服也没用!”

少女的脸在听到“死”字时骤然一沉。记忆又翻涌起滔天巨浪来,她扫视着桌旁坐着的熟悉面孔。挨个点过去,十一个,不多不少,刚刚好是乐正绫丧命之局里的所有参与者。

“那就跟我玩一盘——俄罗斯轮盘。敢不敢?”她开口,声音清亮而冰冷,语气确凿得像是早就知晓赌客会说出什么话来。

围观十人的窃窃私语在这句话一出之后乍然停止。

洛天依从腰间抽出一把普普通通的左轮手枪,乖巧地微笑,纯良无害的模样与方才的冰冷判若两人。

“大家一起吧,这游戏要多些人才好玩呢。”她在手中把玩着左轮,微笑着说话时似是无意地把枪口对准桌旁众人。

俄罗斯轮盘,和赌桌上那张轮盘没有半分关系。这赌的形式是向弹巢里塞入子弹后,一圈人挨个对准自己太阳穴扣动扳机,直至有人中弹身亡才算分了胜负。

如果说寻常赌局是赌财赌名,那么俄罗斯轮盘赌无疑是把性命当了筹码,根本不是洛天依口中所说的“游戏”。

可是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这些个在V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却不得不参与进这个并不轻松的赌局。他们丝毫不怀疑如果拒绝的话,下一秒就会有子弹飞出!

再者,他们个个是赌场高手,便也自恃赌技与运气,想着或许能让这个不请自来的少女永远留在这里。

——和她身上的衣服一起。就像当年他们对乐正绫做的一样。

 

 

砰!

枪声起,硝烟弥漫。洛天依偏头看着已经趴伏在桌上的男人,眸子里一抹疯狂的快意掠过。

她谋划了那么久,终于能够在这里为乐正绫报仇,用这些人最自傲的赌术,送他们上路。

“我们继续吧,上二。”她轻扯嘴角,手腕一翻却是塞了两枚子弹进去,拇指一拨,弹巢疯狂转动。

当两声枪响过后,赌桌上其余九人开始交换目光,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与惊恐。

他们还是轻视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以为她终究是过于稚嫩而没有赢面。

可是接连三声枪响已经击破了他们的成见。坐在门边的男子拍了拍手,有侍者面不改色地进来拖走尸体,擦拭干净桌面上的血迹,又关上了门。

赌局再开。

此后每过一局,塞进弹巢的子弹便多一颗。死亡的阴影愈发浓重地笼罩在这个房间里,每个人都面色沉重,洛天依却神色淡然,仿佛是俯视众人的神明。

——当年的赌神乐正绫也是这样,平静地掌控每场赌局。而乐正绫唯一一次的失手,正是洛天依来此的缘由。

 

 

还剩一个人。

洛天依对面静坐着一个女子,悠闲地倚在软椅上,慢慢抬眸看她,把洛天依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目光却没有在那件红裙上停留,反而玩味地盯着洛天依的碧绿眸子开了口。

“果然是你。”

洛天依直视着对面的女人,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滔天恨意。少女紧紧抿着双唇,她记得清清楚楚,正是面前这个人在轮盘赌中出千,才将乐正绫送上了绝路。

乐正绫死后,她的每一日都似深深沉入海底的黑暗孤独,呼吸不得,也找不到挣脱的方法。

而这一切都是拜面前人所赐。

女人用手指绕了自己一绺头发漫不经心地把玩:“你好像已经清楚了当年发生过的事啊,小妹妹。可是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洛天依呆在原地。

她为了复仇而来,可是她也明确地知道,即便是赢了面前的人,她想要的也不会回来。

那么她就要用当初他们逼死乐正绫的方式,亲手了结这些人的生命。再者,就算活着离开又能怎么样呢?能换回乐正绫的生命吗?

她怀了必死之心来,已经无所畏惧。

洛天依深吸一口气,塞入五枚子弹。这一局过后,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

她把左轮隔着桌子递给对面的女人。

女人接过,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扳机扣动,撞针无力地弹了一下。

轮空!

洛天依瞳孔忽地紧缩,看着对面人冲她露出悲悯而嘲讽的笑容,脸色变得煞白。

手枪被推了过来,洛天依顺着椅背滑了下去,无神的双眼失去了焦点,碧绿眼瞳中没有一点光芒。

对面女人随意地拨了一下头发,扭头看窗外血色夕阳,赤色光芒照进房间里,似乎预示着即将再次流淌的鲜红。

她扭头之时,洛天依忽然抓起手枪翻上了桌,又跳落至女人身边!

起落之间子弹已上膛,而枪口抵在女人眉心上!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玩了什么把戏?!未免太过小瞧我。”洛天依左手持枪,右手已从女人身后拿出了另一把左轮。

她冷笑着拿起那把枪对准自己额头,连扣五下,尽数轮空。左轮被甩到房间尽头,而洛天依手中的那把却始终不曾离开女人眉心。

“换枪?好手段啊,你们当年就是这样害死绫的对吧?卑鄙!”她从齿间迸出这几句话来。

死亡的威胁使女人低下了头,她所有的高傲像潮水一般退去。“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推给我的这把枪…”洛天依加重了一点手上的力道,枪口在女人额头上压出一圈红印:“…在桌上滑行时的速度不对。我想,是那个进来收拾尸体的侍者把空枪给了你吧,或许还给了你一颗子弹?不然,我手里这把枪,怎么可能是满的呢?”

“只要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女人开口,慢慢地说出这样似是而非的请求,像是笃定地相信洛天依会在这个承诺前妥协。

洛天依闻言大笑:“我要乐正绫的命!你能给吗!能吗?!”

除去大小王,五十二张沾满黑血的扑克牌被摔到桌上,像是盛开了一朵诡异的花。两年来洛天依清除了所有与乐正绫死亡有关的人,现在她的复仇之路终于要走到终点。

“你到底想怎么样?”女人睁大了眼,声调颤抖。

洛天依开口:“来和我赌一把,赢的话就放你离开。”

她放下了枪,伸手拿起轮盘里的象牙球,轻声喃喃一句——

“PLUTO。”

 

 

起手高度,手腕力度,投掷角度……无数个微妙的要素在她脑中转过一圈,操盘手洛天依扔出了象牙球。

赌注便是房间中二人的命运。

轮盘疯狂旋转,黑色与红交错闪过,模糊成一体。洛天依盯着转盘,恍恍惚惚地又看到乐正绫的脸。

她们相识似乎也只是前几年的事情,二人在轮盘上争斗,最后是她输掉自己操盘手的工作选择跟随在她身旁。后来乐正绫声名鹊起,她也逐渐退居幕后不再插手赌场风云。

乐正绫在那年的一场命局里殒身,她多方打听后却意外得知那场赌局里惊天的秘密。

——是赌局其余参与者共同出千,将乐正绫送上了绝路。

洛天依隐忍了许久,今日便要亲手为乐正绫复仇。

两人手旁的砝码数量变化着,当夜色浓如墨时,轮盘赌才分出了胜负。

洛天依拿到了所有砝码,却把那些金条宝石推到一边,拿起了先前上好膛的左轮。

她举着枪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女人:“说!你为什么要害死绫?”

“有她在,就永远没有我的出头之日,我怎能容她耀武扬威?嗤,洛小姐从前不也是个操盘好手么!跟了乐正就变得碌碌无名起来,你不怨她吗?”

洛天依的脸霎时一白,女人见状便把嘴角扬得讥讽而又洋洋得意,自以为戳到了洛天依心中痛处。

“我来告诉你。我之所以洗手不干,是因为我本来就只把操盘手当做谋生手段,什么名声地位我根本不在乎。”她已经走到了女人面前,枪口再度抬起。

“我更不会怨绫。”

扳机扣动。

子弹出膛的后坐力使她后退小半步,她擦了下面上血迹,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尸体。

“因为…一开始……就是她用轮盘把我带出孤独的啊……”声音里是无尽深情与无尽哀伤,方才强势勇敢的少女轻声哽咽着。

红裙荡了一个寂寥的弧度,惨白月光把她孤独的影子拉长成蜿蜒的模糊形状。

轮盘还在兀自旋转。

 


评论(1)
热度(50)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