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同人】《枯干的画笔》

《枯干的画笔》

BY棠霜

 

这是我的最后一张画布了。

犹豫着伸出指尖抚摸这块画布,传来的是再熟悉不过的触感。之前的无数个日夜里我涂抹颜料时,自画刷所传来的也是这般感觉。

这样一块空白的,光洁的画布,如果按照画商的要求,拿它去承载一幅名人的画像或是别的什么,便会像之前的无数次一样,换来不菲的报酬。

但我不会。

我已决定不再为他人作画。也决不允许我的画沦为贾物。买走我的画的人根本读不懂我藏在线条与色彩之间的话语,也听不见我画中世界的低唱。

金钱与艺术,我选择后者。

画布上影影绰绰映出那个画商的脸,在我迷失自我,听不见内心喧嚣时,我们是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

在某日的争吵过后他摔门而去,从那以后我再没见过他。也不会再见到他。

我的画就是我的灵魂,他妄图掳走我的灵魂,我岂能答应?

我站在画布面前与它对视,脑中疯狂掠过无数种可能的选择。我有一千种一万种的想法可以描绘,却始终做不了决定。

“只剩这最后一张了。”有个声音苦笑着一遍遍提醒我。

过去,现在与将来我通通不愿去在意,我只关心该在这宝贵的,最后一块画布上画些什么。

 

 

越是看重这张画布,我便越是踟蹰。

盯着一片空白,忽然有些怀念之前的创作模式,纵然是为了名利而作画,画面又大多繁丽却空洞,但那时我却拥有肆意泼洒颜料的豪放。

想到那里我有些想笑,笑这世界的愚昧。

那些浮夸的作品不过是我对世俗的迎合,却能被捧上神坛,冠之以华丽的名号,装裱进金色的镶嵌珠宝的画框。

他们所疯狂热爱的画作,不及我房间里这些的万分之一。

就在我脚边摆放着的,才是我为自己画出的作品,每一张里都有我的心血,也都是真正至高无上的珍品。

而最后这张画布上,定会诞生我最为完美的得意之作。

我坐在画架前,闭上了眼睛,手指代替画刷在画布上游走,只因颜料所剩无多,我必须构思出一个完美的画面才能放心地下笔。

轻微的摩挲声响一阵阵钻进我的耳朵,眼帘下的一片黑暗里隐约亮起些模糊的物象。

它们飞速地在我思维的海里穿梭,留下碎裂的影子当做它们来过的证明。

可是脑中无数个画面模糊着交叠,我一幅都看不清楚。

 

不向世俗妥协可以保证我真正为自己而作画,可这却让我在断绝经济来源后,对着这最后一张画布慎之又慎。

我无数次地告诉自己,我要作出一幅真正的绝世名画,要把一切都做到最完美。

——容不得哪怕最微小的一丝差错。

于是无数次构思,无数次推翻。始终找不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想法。

这样无济于事的循环持续了几天后,我突然开始后悔。

过去我犯下的致命的错误,直到现在才被发觉。

起初我因为厌倦贫困生活而选择迎合了世人,可是在厌倦了铜臭味后,我已经无法回到最初的那个凭一腔热血作画的自己。

曾经我以为按照客人的要求作画只是游戏般的机械劳动,但那些违背了我本心的创作逐日吞噬着我的天赋,剥离着我的灵感。

与画商决裂后的那些画作,大抵已耗尽我的最后一丝天资。

接下来的几天内我仍旧无法下笔。

命运的齿轮在我耳边吱呀运转,嘲讽的声音告诉我说,这张空白的画布已被注定只能是空白。

这大抵是我自己种下的苦果。

 

 

一次彻夜难眠后的黎明。

我睁着酸涩的眼,重复着这些天里唯一的工作,像是不甘心的倔强抗争。

——与这张空白画布对视。

我拿起了手边的调色刀,它已经生锈,每一片细小的锈斑都是对我的讥讽。

我的天赋如同岩石上经历千百万年风蚀的壁画,它日渐褪色消磨了我的自信。

手腕在颜料边上徒劳地悬浮,做不出任何决定,或是说,我已经开始畏惧决定。

满溢的悔恨无法发泄,我握紧了调色刀刃,意料之中的钝痛感十分鲜明地自掌心传来,连接至我的心脏。

突然就有画面跃于眼前,是那样的完美无缺。

我兴奋地想要捕捉到那幅画面,它却消散在我的脑海中,不留丝毫痕迹。

或许,是痛感唤醒了我休眠的大脑!

像是溺水之人抓住稻草一般的,我紧紧握住了这把调色刀,任由痛楚肆虐,来榨干我的最后一丝才能。

窗外是日月交接时的昏暗一片,我起身打开了所有灯,把室内照得雪亮,如同我曾登上过的大大小小的舞台。

现在,这里就是专属于我的舞台,正在上演最后一出剧目。我抓起画刷飞速地涂抹,却还是无法再现思维里的那束光亮。

摆脱了先前所有的怯懦与犹豫,我拿起调色刀,狠狠地刺向自己的手腕。出人意料的,并不算太锋利的刀刃却在我的手腕上留下了深深一道伤口。

手腕兀自流着血,我却没有在意。

就算我最后会失血而死,这和触及到艺术的苍穹来比,又算得了什么?!

 

 

一片寂静里,秒针滴答滴答的声响不停提醒着我时间的流逝。

我的举动无疑是与死神赛跑,失血带来的晕眩换取了灵感的爆发,同时也消耗着我的生命。

我必须抓住从死神指缝中掉落的时间,来完成我的最后一幅作品。只要能够完成它,提早迎来生命的尽头我也在所不惜。

再快些,再快些!

画面一点点丰富,忽然就能够理解达利,他在自己身上诱发出的临界的幻觉,一定是危险而又有着至高魅力,如同我现在所处的,为我带来无限灵感的濒死状态。

我知道,这幅画作定是我这不算漫长的一生中最完美的作品,我要以它当作我为这个世界准备的告别礼。

还差一笔。

还差一笔我就可以完成这幅画了。

我挣扎着抬起手腕去补上最后一抹色彩,可是没有任何成效。早就开始蔓延的冷意终于抵达了心脏,开始蚕食我已经消散不少的意识。

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我看见自己的一生在飞速回放,尚未完成的画作变成了影屏,承载了我曾经历过的光辉与黯淡。

朦胧中我望向自己的最后一张画作,还是半成品的它在尘世的曙光之中是那样漂亮。

真想把它,带到天堂去啊。

 

 

太阳完全升了起来,光芒将画家的临终之作照亮。

画面中的色彩不复画家笔下曾经有过的繁华艳丽色彩,而是以鸦青,土黄,玄黄等等暗色为主,而间杂在其中的柠檬黄是唯一的亮色。

而画面正中央却突兀地留出一块白色,像极了一只半开半合眼睛的轮廓。

这或许是未完成的点睛之笔。

又或许是,他离去前,俯视这愚世的眼眸。


[THE END]

去年写的画笔同人:【黑历史慎戳】

评论(1)
热度(17)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