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言战】小美人鱼-3

【1】

话至最后,她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墨清弦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别急,总会有办法的。”

战音焦急地刚想开口,却看见乐正龙牙悄悄游了过来,用尾巴轻轻地拍打一下墨清弦,“你们俩姐妹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呢?”

墨清弦扭身,看清来人后面上腾起一抹红晕,“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他们的鱼尾自然而然地搭在了一起,那是人鱼们表达爱意的方式。 

战音心知自己不该继续呆在这里,于是默默地转身游走,游出去一段距离后又忍不住回头看看那两条人鱼。

一旦他们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便有一种奇妙的气场将他们笼罩,不允许任何人干扰。

 

她寂寞地向前游,满心都是陆地的那个少年,根本看不进海底的风光。

——他没有鱼尾,也没有鳃。他身上的温度会被冰凉的海水带走。他或许不喜欢海底的风光。也可能不习惯人鱼族的食物……

越想就越伤心,小人鱼缩在角落里,把流着泪的双眼埋在掌心里。

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少年身上的温度,能给予战音少许的慰藉。

即便在水下的远望已经不能缓解她心中的焦灼,可是阳光对人鱼的伤害又是那样强烈,战音曾经试着在黄昏时把头探出水面,在燃烧一般的痛感中又迅速缩回海里。

她知道那个少年每天都去那晚的地方等候,却始终无法让他知道自己就在海平面之下。 

于是只能忍受着思念的苦涩,痛苦地看着少年日出而来日落而归。

 

后来战音有又好几次去找墨清弦倾诉,墨清弦却从来只是安慰她会有转机,给不出什么具体的办法,话语里隐隐约约有劝战音忘记那个少年的意思。

愈是这样,战音便愈是难受。她渴望的是认可与帮助,而不是这样的“为了你好”的劝告与敷衍。

每次当墨清弦说“忘掉他你会更幸福时”,她总是愤愤地在心里反驳,用尽自己所能想到的句子为自己辩白。

墨清弦总是噙在嘴角的温和笑意,在战音眼里逐渐变成了讽刺与嘲笑的象征。

情窦初开的小人鱼一心想找到方法来实现自己的迫切想法,是个拧足了发条却拒绝按路径转的陀螺,疯狂地旋转着。

 

她缠着墨清弦从早问到晚,似乎认定了只有墨清弦能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如同报复一半任性地占用去墨清弦的所有时间。

而墨清弦对自己这个小妹妹仍然是包容与亲和的,虽然无法给出什么可行的建议,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安慰着战音。

墨清弦想带着战音出去游玩,想帮助她在无尽思念的泥沼中透一透气。

战音却干脆利落地拒绝,一双大眼睛望着海面,“清弦姐姐,你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怎么见到他啊。”

墨清弦呆住,一时说不出话来,眼眶却是有点泛红。

乐正龙牙这时突然游进,“战音你怎么会这样想你的姐姐?!清弦,我们走吧,让她自己好好想想。”

 

战音觉得自己只是问了个问题,被暗恋折磨着的大脑全部被用来思考如何与少年在一起,根本意识不到错在何处。

她单纯地觉得,墨清弦不再疼爱自己。

羡慕、向往、期待、希冀,原先每当看见墨清弦与乐正龙牙二人的愉快相处时,战音的心里总是被这些充满。而现在,那些情感却慢慢变成了——

嫉妒。

墨清弦与乐正龙牙那两条搭在一起的鱼尾总是时不时地浮现在眼前,刺痛她的心。

她开始认为,得到了幸福与爱的墨清弦根本无法理解她的痛苦。

这样的念头像是一颗种子埋进了战音的心里,开始疯狂地生长,种子抽出的藤蔓摇曳着缠住了小人鱼的眼,让她忽视真相,沉浸在自己的臆想里。

“墨清弦一定知道怎么能让我见到言和,她故意瞒着我。”

“她是不是已经告诉了父亲母亲,然后准备禁足我?”

“乐正龙牙怎么会看上那种人,真是令人不解。”

……

她不再愿意向他人倾诉,于是曲解了现实的话语就一遍一遍地在她心底发酵,变得酸涩无比。


【4】

评论(2)
热度(8)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