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南北】烟花

BY棠霜

窗子响了三下。有熟悉的声音唤我的名字。

“天依?天依?”

我掀开被子跳下床,鞋也顾不得穿,赤着脚去开了窗。

乐正绫站在窗外笑着看我,背后是温柔的明亮月光,泻成一地的流水模样。

她以笃定的语气邀我一同前去看一场烟花。

这无疑是个有些疯狂,又近乎荒唐的邀约。

时针已然快要指向十二,哪里会有人放烟花?

可是那又怎样。

我不假思索地点头,目光对上她眸子。

忽然就觉得整颗心都被光芒笼罩。

——不只是月光,还有她眼中的光。

虽是盛夏,夜风却凉爽无比。

她挽着我的胳膊走在人行道上,鞋跟踢踢嗒嗒敲击着脚下的砖石。

我的心跳却比步伐要急速得多,我听到它在胸腔里兴奋地跳动。

这兴奋一半来自于瞒着家人深夜出门的冒险举动,另一半则源于身边的这个人。

我悄悄地看她近在咫尺的侧脸,悄悄地在心里诉说自己的爱恋。

她知道我喜欢她吗?

还是,只把我当做朋友呢?

……

突然就被这个问题带来的挫败击倒。我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裙摆,看它在风里和我的心一同摇曳。

我期待着她能说着什么来驱散我心中的不安与低沉。

可她只是沉默地走着,一言不发。

我没有看路,亦不关心她要带我去哪里。

只要在她身边,去哪里都是好的。风景好坏并不重要,重要的不过只是和心上人共同度过的琐碎时光。

路灯很亮,橘色的光漫天地洒下,在我和她身后拉出长长的影子。

街上没有其他行人,马路上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

叶底的蝉鸣声聒噪,夹杂了几声鸟语。

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我和她。

心里蓦然腾起来一股子冲动,痒痒地撩拨着心弦。

没有其他人在,或许我可以…尝试着说出心意。

哪怕自己的勇气微弱到只够支撑起一句简短话语,也要去努力一下。

现在说了也许日后会后悔,可是如果不说,就一定会后悔。

我暗暗下了决心,赌上剩余的全部力量。

走到桥上,乐正绫停住了步伐。

“就是这里了。”

我茫然地环顾四周,“不是说来看烟花吗?”

她扭脸冲我狡黠地笑一笑,“别急。”

语毕她打一个响指,声音在夜色里传出去很远。

然后夜空就被十几颗同时绽放的烟花照亮。五色的光芒交相辉映里,她散开辫子,任风扬起发丝,在漫天烟火的背景里凝视我的眼睛。

那句曾在心头翻滚过无数次的简短话语突然涌至舌尖。

我掐一掐自己的手心,鼓起勇气。

“乐正绫。”

有讶异的神色从她脸上浮现,“怎么了?”

“我…”

舌头忽然失灵,我听见自己怯弱的声音在发颤。

“我……”

又开始犹豫,在矛盾里进退维谷,沉沉浮浮。

“天依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我盯着水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心里却炸开了锅,无数个声音纷纷攘攘地指责不休。

真没用。

连自己的真实想法,都不敢说。

她等待了一会儿,“那么,让我说句话吧。”

河面上映出的烟花影子被揉碎成无数璀璨的光点,像是我此刻琐碎而又互相牵连的思绪。

我竭力冷静下去,却只能漫无目的地猜测着她要说什么。

夜风刮得猛了些,我却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

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紧张。

不知道自己的心跳为何会如此紊乱。

“我啊,一直都喜欢着你。”

我听见她在我耳边这样说。

声音轻巧,却宛如一颗在我耳边炸响的烟花。

心里那根弦,噌的一下。

断了。

我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是愣怔地看着夜空里的烟火盛开又消散,此起彼伏地把夜空映亮。

这份心意是否会和烟花一样,短暂地辉煌后便无声无息地死去?

……

我深吸一口气,又唤她的名字。

凝视着她的眼睛,我开口。

“刚巧,我也是。”

她的笑容瞬间就绽放。

那一刻,连烟火的光芒,都变得黯淡。

评论
热度(31)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