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南北】红尘一梦

一梦千朝&呓语红尘同人
【摸鱼】

BY棠霜

1

今日适京城行商,不夜归。

下书一个“言”字。

房中桌上一张纸条,匆匆写就,潦草而敷衍。

这场面倒是似曾相识。自入了言家门来,他不知找过多少借口留宿在外。他所做的那些事我虽不尽清楚,却也模模糊糊知晓个大概。

无非是珍馐佳肴红袖添香,饮酒作诗快活人间罢了。

已是不愿挽留他,再者,我与他之间并无多少情份在。

自花烛洞房夜起,我二人便都心知肚明。这场姻缘不过是个官场商场的连结,是洛家与言家的一场联姻。换了谁都是一样,哪里由得我们决定?

便也心知肚明,少时曾在那话本戏文里见过的白头偕老举案齐眉,我这一生怕是都难亲身体会。

窗外梅雨断断续续下了半月有余,放眼望去苍穹灰蒙一片。

不免更添愁苦意。

揽镜自照,镜中人容颜憔悴脸颊瘦削,哪里有女儿家半分娇俏模样?他不喜我,便也情有可原。

忽地看见自己唇角翘得嘲讽。 

——原来这借口已拙劣到不足以自欺。

2.

百无聊赖,唤人寻了去年酿的桃花酒出来。

煮上一壶独斟自饮,不顾往日诸多矜持礼节,喝得畅快。左右是无人关怀我,那我也不必思虑会否伤身。

况且这酒清淡得紧,便是喝上一坛也不见得有事。

辛辣入喉,便是如此也未能将苦闷忘却,过往种种反而更为清晰地涌至心头。

言和,我名分上的夫君。从来只当我是他的牵绊,是个要他好好供养的金丝雀。

他从来不曾意识到。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与情感。

于是继续倒酒,一杯一杯地饮。又觉不足,抱着坛子效仿绿林好汉豪饮。

搬了藤椅坐去窗边,趴在台上望一望天。

雨停后,碧空澄澈万里无云,几只雀儿成双成对,喳喳着从头顶飞过。

愈是看那鸟雀展翅飞得欢快,心中便愈是苦闷郁结。

我向外望,一双醉眼看得酸痛,却也未看到门外之世。

我便是被圈在了这院落深深里,或许这一生都难能踏出大门。墙外风景与我再无干系。

于是悻悻而返,又转身放竹帘下去,遮了窗外风景。

日光并不多亮,被帘子挡成间杂的密影,照在案上,恍若摇曳的水纹涟涟。

——如同那日一般。

意识越来越模糊,思维沉沉浮浮不知向何处去。我倚在椅上合了眼,眼帘下的一片黑暗里忽然又浮现出她的脸来。

3.

春意融融,流水悠悠缓缓绕过石桥,携走落英几片。涟漪轻泛,映出岸上风光。

彼时我在河岸边浣衣,一回身便撞见了她。

她身上仿佛笼了层层迷雾,籍贯不明,住处不明,就连名字都隐去姓氏,只言一个“绫”字。

我却欢喜得打紧,闺房深院里同龄丫鬟确是不少,却无人同我嬉戏。她却说愿陪我去游玩一番。

我同她共在河上泛舟,看遍两岸风景无数。漫步丛中,细赏路旁野花三两朵。

她一路上都笑得无虑无忧,全然忘却与我才相识不久。只有提及回家时,才见得她眉间笼上一抹愁绪。

见状,我趁机提出要她去我家小住。她不假思索地点头,眸间笑意明澈。

于是我带她回了自家,张罗着给她安排房间,把自己的衣裙首饰都赠与她。

我与她此后便同进同出,外人看了只当我们是姐妹。每当听见这说法时,我与她便相视一笑,默契暗生。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愈发焦躁,费尽心思想要回家。我明面上安抚她又帮她想法子,心里却不愿她走。

与她相处的十几天,比我过去的十几年合起来都要快活。

她这一走便不知何时会回来,我又如何舍得?

况且,我模模糊糊意识到,她已经悄然住进我心底里。

这情意是棵隐蔽的幼苗,无声无息扎了根,飞速地生长着,眼看就要开出花来。

那日我同她去林中漫步,日光被树上密叶隔成参差碎影,自她颊上曳过。

一瞬似是被摄了心魄,我低头看着自己绣鞋上的花蔓,低低开口。

“绫,若是…若是我们二人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可好?”

她停了步子,我抬眼看她,恰好对上她眸中温柔笑意。

她颔首,牵起我的手继续向前走。

4.

大梦一场。

我睁开眼又闭上,妄图再回到梦中去。

只因我又在梦里见到她了,在我以为我几乎已将她忘却后。

梦里景色变幻万千,她在我身边我却触及不得。

桃花烂漫满山,她折下一支桃花,回眸冲我一笑,消失在落英缤纷里。

修竹茂盛成林,黄鹂声声婉转,她小步跑在我身前,转过一块巨石便无影无踪。

小桥流水旁,她钻入乌篷船中,然后小船从桥下飘走,我无论如何都追不上。

我无数次地伸出手欲与她相握,又无数次地目睹她在眼前消失。

即便伤心事如此反反复复,这梦也令我不舍。

我从枕边锦囊里拿出她留给我的字条,同之前一般细细地读。

依:

顾此之时,念彼之诗;所幸遇伊,命中心识。我本千年后之人,因故以滞回於此。今当离,愿珍重。

                                 ——绫

其实我不必看也知道这上面写着什么。从她留下这张字条消失后,我便将这张字条当做对她思念的寄托。

读得遍数多了,便自然记得内容。更甚者,我连她的字迹都记得牢牢。

大抵是因我所能做的也只剩此了。

5.

窗外又开始下雨。雨声淅沥敲着窗棂,掩了我的啜泣声。

曾与她说过的遁出红尘不理世事,终是变成了我的一场长梦。

评论(1)
热度(19)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