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龙墨】好可爱啊

猛然发现这篇没在这儿发过)


1
躺在地上的乐正龙牙喘着粗气,不服气地瞪着面前的女人。
被方才那一场苦战卷起的沙石刚刚落地,铺天盖地都是尘土呛人。
而被恶龙注视着的女子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反而蹲下身温柔地摸一摸他布满鳞片的大头,与刚刚那个施起术法来毫不留情的样子判若两人。
“没力气了?可以休息休息再跟我打。”
乐正龙牙轻蔑地从鼻腔里哼一声。但出了点失误,中气不足,听起来更像是吸鼻涕的尾声。
“你生病了?要不要吃药啊?”
再哼。用尽力气轻蔑地哼。
“哦——”女子站起来,“你这么不经揍,脾气倒是蛮大。”
乐正龙牙刚想反驳,就听见她笑了笑,很清脆的笑声。
“好可爱啊。”
……
那是乐正龙牙第一次见到墨清弦。


2
墨清弦看看表,从早上乐正龙牙发那一串哆哆嗦嗦的消息约自己出来开始,两个人已经无言地在饮品店坐了一个小时。
太漫长了。
她漫不经心搅着自己的咖啡,掀起眼皮看着对面一脸追忆过往的恍惚表情的乐正龙牙,抬手打了个响指。
“醒醒。你今天不用练习吗,还有空约我出来?”
乐正龙牙对上她的眼睛:“嗯。”
乐正龙牙觉得墨清弦真是好看得要命,一下子醉倒在她眼睛里,思绪飘飘忽忽,反刍起过去,又准备好嚼咀将来。
“一会儿去哪啊?”
“嗯……”
“你把我约出来,都不知道去哪?”墨清弦按捺住即将翻起的白眼。
“嗯。”
墨清弦把咖啡喝完,放下杯子。仔细观察了一下乐正龙牙,得出一个结论:他可能又在做白日梦。她清了下嗓子。
“你早说啊。”
乐正龙牙醒了,还被这一句吓得不轻,以为自己鼓起勇气约来的姑娘要跑了,其紧张不亚于上升摩天轮轿厢中的恐高症患者。
“不是…墨清弦你听我说……我…我…”
“起来。”
墨清弦一声令下,乐正龙牙腾地站了起来,险些把凳子带翻。
“不知道去哪就跟我走啊。你怕什么呢。”
她看一看乐正龙牙诚实地写着慌张又努力装作自然地在微笑的脸,心里小声嘀咕一句。
“好可爱啊。”


3
当神仙不如在凡间,这是墨清弦的人生信条。
——毕竟,在凡间还有条可爱的龙。
她想了下乐正龙牙实在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原型,还是坚持于自己下的定义。
墨清弦走到电影院,回头冲乐正龙牙招招手。
“你要看什么?我觉得这个不错。”
手指着的是部恐怖片,海报上赫然是血淋淋的一滩不知道什么东西。
乐正龙牙打了个寒颤,艰难地把目光从海报上收回来,觉得自己低估了面前这个姑娘。
转念一想,从自己被她一言不合就揍出原型开始,就该知道不能低估她了。
然而喜欢的姑娘发话,刀山火海都要闯,何况区区两个小时的恐怖片。
乐正龙牙点点头:“既然你喜欢,那就看这个。”
说完,心里又开始排练那一句简短的告白。
可别紧张到掉链子啊,他在心里暗搓搓地祈祷,希望最好下一秒就火山爆发,好让他没有负担地逃避自己这个选择。

“你刚刚在电影院里说喜欢我?”
墨清弦掏了张纸巾递给额头仍在冒汗的乐正龙牙,平淡地开口。
“啊?我有吗!?”
乐正龙牙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蹿开。
“嗯,大概是女主快被吞了的时候?”墨清弦眼睛笑成好看的弧度,不顾及乐正龙牙微妙又复杂的面部表情。
“瞧把你吓得呀,都说胡话了。”
乐正龙牙努力回想自己当时有没有说什么。
他只记得自己当时在很没风度也很没面子的大叫,至于那句压在舌根底下的“喜欢你”有没有溜出去,他完全不知道。
果然还是掉链子了。
乐正龙牙痛苦地捂住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是在看恐怖电影时告白的。
——而且还是无意识说出来的。


4
听见那句混在惨叫里的“墨清弦我喜欢你啊!”的时候,墨清弦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真可爱啊。”她自言自语,不知道是认识乐正龙牙之后的第几百次这么说。
与其说可爱是个万用形容词,不如说它代表着搜索枯肠后的精疲力尽。任意一个词都不够贴切,叠加多少次都不够全面,所以只好妥协地使用“可爱”。
墨清弦在电影院的黑暗里走了神,一下子回到两人初见的时候。

墨清弦看着面前的龙,勉强把它与刚刚那个长得不错的白衣男子对上了号。
她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完全不考虑这个场面也有可能是由对方太弱造成的。
“本来只是来跟你借东西,怎么非要跟我打架呢?”墨清弦愧疚地摸一摸下巴。
乐正龙牙张着嘴喘气:“那你为什么非要我先答应你才肯说借什么!万一是借我性命呢!我…我才不答应!”
他顿了顿,又沮丧地开口:“而且,谁知道你这么能打……”
墨清弦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她决定做点什么挽回一下事态,不过首先——
“我来跟你借龙鳞的。”
“你都打掉好多片了,还借什么!拿去!买一送一!”
乐正龙牙委屈地嚷嚷,下一秒就被摸了头。
“谢谢你啊。”墨清弦冲他笑。
乐正龙牙感到自己的脸烫得像正午的太阳,要不是现在这个形态皮厚,恐怕看起来会像是被烫熟了。
他倔强地摆出一个不认输的凶狠表情。
墨清弦成功读懂了这条龙的心理活动,觉得自己把人家打得这么惨,该让一让他,把面子补回来才对,于是试探地提出再打一局的邀约。
乐正龙牙眼皮一抽,内心有一万只皮皮虾呼啸而过。
他很想问一问蹲在自己面前的人,你们神仙都这么爱打架吗?
但他没劲儿说话了,甚至被摸头摸得有些困。
然后就完成了一套蹩脚的哼唧二连杀。还被反杀了。

直到墨清弦离开,乐正龙牙还沉浸在那一句“好可爱啊”里面无法自拔。
化回人身的龙掏出镜子左看右看,心里浮上来个想法。
“其实……她也很可爱啊。”


5
墨清弦看着迷失在内心世界的乐正龙牙,走上前去拿开他抱头的手。
目光正对上乐正龙牙的双眼,她开口问:“所以你是被吓得说了胡话?”
乐正龙牙摇头,又点头。
在电影院外面被问告白是不是胡话,和他构想的烛光晚餐里深情告白,错出十万八千里。
缓兵之计,先卖关子。
“不许撒谎。”墨清弦脸一沉。
“……不是胡话!真的不是!”乐正龙牙地慌张开口。
“墨清弦……我是真的喜欢你。”
“喜欢我什么啊?”
“喜欢……嗯……哪都喜欢!”
乐正龙牙豁出去了,场合不对就忍着,对话出乎意料就受着,他非要把心事说出来不可。
但心里千言,张嘴半句。他悲哀地发现,除了喜欢什么都说不出。只好干站在原地,像绝望的信徒,等待着神迹降临。
墨清弦沉默了一会儿,像初见时那样摸了摸乐正龙牙的头。
“我早就知道了。”
乐正龙牙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等待着墨清弦的下文。
“看我干什么。你是觉得这里很适合谈恋爱吗?”墨清弦发来一记眼刀。
“不觉得……”乐正龙牙简直要咆哮了,到底是谁先在这里挑话头的啊。
“愣着干什么。”
“啊?”他彻底愣了。
墨清弦径直向出口走去:“我就不信你把我约出来就真的不知道去哪。”
乐正龙牙急忙跟上去,又被墨清弦推到前方带路。
电梯一路下降,他看着显示屏上规律变化的数字,胸腔里响起一阵极不规律的擂鼓声。
震耳欲聋。


6
乐正龙牙一直觉得自己作为一条龙,活得挺成功的。
但在被墨清弦揍完之后,成功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挫败感,和一些复杂情绪的混合物。
他养好伤之后,安置了自己那一帮不中用的虾兵蟹将,去了人间游历。凭着一身好皮囊和特异功能,乐正龙牙在人间春风得意。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直到墨清弦的出现,那块缺失的拼图才归位。
他认出了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神仙,但不确认对方记不记得自己。
他说不清是她的成功有碍于深刻记忆的留下,还是自己的失败在渴望着她的遗忘。
总之,装作素未谋面是最容易相安无事的手段。
至于他是如何在与墨清弦相处的日子里生出一些别样的情感,或是他究竟喜欢这个常把自己当跟班使唤的厉害神仙哪点,他也说不清楚。
他只觉得能给墨清弦当一辈子跟班也好,哪怕屁颠屁颠地跑前跑后看起来很没面子也无所谓。
因为她笑起来很好看,因为他想多看她笑。
乐正龙牙当然不知道墨清弦是因为他才来的人间,也不知道墨清弦在心里和夜里嘀咕过无数遍的“好可爱啊”。
他也从来没读懂过墨清弦看起凶巴巴却又有几分撒娇意味的小命令,更不要说解开心上人眼里流转的谜题。
不然,那张几百年前就能烫到如同熟透的脸,恐怕是要火山爆发一次才能显示出他内心翻涌的少男情怀。
龙都是晚熟的,不知道吗。


7
“老实交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墨清弦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盯着乐正龙牙。
“可能是你去抢我龙鳞的那次。”乐正龙牙老老实实地想,老老实实地答。
“是借。”
“好,借。”乐正龙牙毫无原则地改口。“可是你没还我……”
“那么在意细节干什么!”墨清弦皱皱眉,又笑起来,“你这是一见钟情啊,以前没谈过恋爱吧。”
“没有。”
乐正龙牙悄悄看向厨房方向,希望赶紧有托着餐盘的使者前来说一句“打扰了”,或者跌倒也行,他快在这个话题里窒息了。
但又很想再多说几句。
“说话时候看着别的地方很不礼貌哦。看我嘛。”
乐正龙牙收回目光,又不太敢直视墨清弦的眼睛,只好向下挪动一点,焦点放在嘴唇上。
要命,乐正龙牙尽量不露痕迹地咽口水。心上人的嘴唇太好看了,好看得让他很想立马亲上去。
“好可爱啊。”
墨清弦把他一系列小动作都看在眼里,忍不住伸手戳一戳他的脸。
“啊?”
被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电得心头酥麻,乐正龙牙大脑嗡的一声当了机,残存的清醒只够他发出一个疑问的单音节。
“我说你,一直都这么可爱怎么行呢。”墨清弦板起脸来。
乐正龙牙显然没有领会可爱这个词里的千层意蕴,只当墨清弦嫌自己小孩子气。于是努力摆出很有男子气概的表情,手却局促得不知往哪里放,被墨清弦轻轻捉住。
“不用你改。”
“你不可爱的话,我怎么会一见到你就喜欢上了呢。”













评论
热度(35)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