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自由在天平两端。

【南北组】急中生智调戏黑帮老大反被告白怎么办?在线等,急!

标题是我瞎起的。

本文是这么个奇特的写法:我拿到是月圆写的开头和罗罗写的结尾……然后负责填上中间的剧情。我称这篇文为【三节棍】,文中以斜线代表不同写手负责部分的分界线。

——————————————————

洛天依突然感到空气里有一丝不对劲。

她停下脚步,回头抽出放学路上刚从报刊亭买来的杂志,心疼的展平,小心翼翼把自家爱豆的那一页撕了下来,又不舍得地看了几眼,才叠巴叠巴塞进了书包。

然后她把杂志卷成筒状,平举在胸前,暗自放缓了呼吸。

太安静了。

这整条小巷,都太安静了。

汽车的发动声,喇叭声,街头小贩的叫卖声,路边大妈的骂骂咧咧,食物放进锅中滋地冒出的香气……这一切她平时行走在这条路上早就已经习以为常的声响,此时此刻全然消寂无声。

……应该不至于那么好运,碰上了一个能力者吧?她暗自的咬紧了牙关。若真要是一个能力者,她倒是也不至于打不过——毕竟洛天依本身,就是一个能把杂志上的铅字统统当作子弹射出的攻击系能力者。

说到底,其实就是个铅字毛瑟枪,深切的展示了什么叫做“知识就是力量”。

近来这附近有两个大组织横空崛起,说是要争夺地盘,用以瓜分这块地区的利益,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或被强迫或被威胁的强行加入了。

天依还好,由于她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体育和成绩都不好不坏,能力更是从来就没有在外人面前显露过,也就还没有她什么事儿。

其实她也不是害怕卷进去,但毕竟,麻烦这种事,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她用举枪的姿势握着杂志,谨慎而又小心的向前迈了一步。前面就是转角,从这边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但若是从那里面向她进行攻击的话,她十之八九是会措手不及的。

她小心翼翼的放缓了步子,慢慢的向前挪去——一步,又是一步——从小巷转角猛地飞出来一个可乐罐子,红白相间的,直直的向着她面前的墙壁飞了过去。

天依偏头,慌乱中放的几枪打中了可乐罐子,可乐罐子被击出一个大大的凹陷,向前方噼里啪啦的飞了一段后,哐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她偏头看去,从罐头的来源处走出了一个人来。

是乐正绫。

乐正绫此人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她的能力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家庭背景渊源为何,但她是能力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她就是开头所提到的那两大组织其中之一的老大,百名能力者之上的最终boss,属于那种挥一挥手决定了千百小人物的命运的人——没有人怀疑过她不强,毕竟若不是强者,怎么能让百余能力者对她心服口服?

而事实上,她也是洛天依的斜后桌。这让洛天依在上课的时候往往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总担心一个不小心自己能力者的身份就暴露了,然后再这样再那样……

她打了个寒颤,抬起头来,才看到乐正绫正站在她的面前,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

“深藏不露啊。”乐正绫慢慢走过来,捡起可乐罐子逐字分辨:“我,喜,欢,的,是。”

咣当一声,可乐罐子又被扔开。乐正绫问:“是谁啊,再来一枪让我看看答案吧?”

洛天依攥紧了手中的杂志,觉得背脊有些发寒,乐正绫既然这样说,那么一定是看穿了她的能力。她一直竭力避免卷入的麻烦事,似乎向她奔来了。

急中生乱,乱中又生计。

洛天依突然翘起嘴角,甜甜地开口:“是你呀。”

成功地让乐正绫陷入错愕,洛天依冲着对方脚腕发射出一个句号,扭过身迅速逃走。

 

惊魂不定的第二天在上下课铃的交替中溜走。洛天依脚底的小火箭已经准备完毕,只等放学铃声来点燃引线。

却在铃声响起的前一秒被戳了戳后背。

回头看见乐正绫托着下巴一副无赖脸:“喜欢的是我还要从我身边逃走?既然都告白了,就别玩暗恋把戏了吧。”

完蛋了。

洛天依心里一瞬间飞过无数个自己的悲惨结局。

还没等她张嘴,乐正绫懒洋洋的声音就又从后面飘过来:“找你谈点事情,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直到洛天依跟着乐正绫来到一家咖啡厅坐定,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无路可退,对面这个高中生手下百余名能力者,随便抽一个小队出来就能要了自己小命,更不要提乐正绫仍然是个迷的能力……想到这里,洛天依好奇地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她。

目光却正好被逮住,四目相接后,乐正绫眯着眼笑起来:“真这么喜欢我?”

洛天依瞪着她,手开始悄悄地向菜单挪动,然而乐正绫先她一步抽走了菜单,仍然带着自得的笑意:“我请客好了。你应该会喜欢这家的芝士蛋糕,嗯,喝杯抹茶拿铁怎么样?”

洛天依心里不轻不重地跳了一下,不只因为自己准备武器的行动被打断,还因为乐正绫随口说出的恰好是自己的最爱。十七岁的脑子最擅长胡思乱想,她不由得又开始了一轮对乐正绫能力的猜测。

“我今天是要求你办事,为表诚意,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乐正绫的声音适时响起来。

“你的能力是什么?”洛天依的想法顺着舌尖越狱,在空气里迅速逃逸。

恰好侍者端着盘子过来,乐正绫挑一下眉毛,没来由地问了句:“你喜欢喝牛奶吗?”

洛天依一头雾水地点头,下一秒就见乐正绫手中的勺子盛满了抹茶粉,杯子里纯白的色泽提醒了她乐正绫刚刚问句的意义。

“时光倒流……?”洛天依试探地开口。

乐正绫摇头:“你过来。”说完话,她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好奇心战胜了畏惧,洛天依走过去坐好,下一秒乐正绫就凑到她耳边,若有若无的香气和温热的鼻息浪花一样卷过来。

“从食物里提取出原材料,哈哈,想不到吧。”乐正绫干笑两声。

洛天依惊诧地瞪大双眼。难道乐正绫就是凭这个听起来鸡肋无比的能力……一步步成为组织领导者的吗?

一时两人无话。

乐正绫把勺中的抹茶粉淋在洛天依面前的蛋糕上,轻声说:“你先吃,听我说就好。”

 

一开始那时我既没有战斗力也没有什么头脑,死死守着自己的能力不肯告诉别人,怕因为没用被踢出去。但我一直隐瞒能力的行为激怒了上层,某次两大组织交涉,我被推上了谈判桌,作为喝立誓酒的代表。

听起来很厉害是不是,可规矩一向是:立誓酒即毒酒。他们每一次谈判签下的协议里,都夹着两条性命,甚至更多。

那次我动用了自己的能力,从毒酒中提取出了所有毒素,并悄悄放进对方一把手的杯子里。一把手倒下时对面人忽然爆起,我们双方苦战一晚。到最后,只有我一人生还。

回到组织后我的地位便一路水涨船高,成为boss嘛,不过是因为高层都死在谈判桌上了。

 

乐正绫不再开口,又换上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表情,托着下巴看着洛天依。

洛天依被看得发毛,组织了会儿语言才敢开口:“所以你找我干什么?”

“请你当我的副手。也可以叫保镖。你看我们俩的能力原理都差不多,特别适合做搭档。”

“不干。”洛天依干脆地放下叉子。

“那当我女朋友吧。”

“……”洛天依从包里抽出杂志对着乐正绫:“你再说一遍?”

“反正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不是正好吗。”乐正绫表情诚恳。

洛天依耳朵里嗡地一声,发出一个单音节的疑问。

“啊……?”

过往忽视的无数细节,像火锅里熟透的肥牛卷,争先恐后地浮上来。

来自斜后方的温柔注视,流鼻涕时桌上多出的纸巾,还有无数次的欲言又止……洛天依惊讶地想,自己到底是有多迟钝,才始终把这些难得一见的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温柔的接近当作是乐正绫威胁自己加入组织的手段。

再回想那天的小巷,乐正绫脸上的表情分明不含杀气,听见那句“是你呀”的时候甚至眼睛都亮起惊喜的光。是洛天依自己草木皆兵,才构造出心惊胆战的氛围。

洛天依悄悄问自己,那么在意乐正绫的一言一行,到底是因为忌惮她的特殊身份,还是因为自己向往她的从容不迫与潇洒自由,向往到……想时时刻刻注视着她?

答案不言自明。

洛天依卸掉心里的负担,清清爽爽地抬起头看着乐正绫:“这两个请求,我都不能随便答应你。”

“你要仔细考虑考虑?”乐正绫似乎并不期望自己能成功,因而平静地回问。

“你得——先打赢我!”洛天依端起手中的杂志佯作瞄准,笑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哎哎哎我可打不过你!”乐正绫一跃而起,回身做一个鬼脸。

——“不过跑还是跑得过的。”

追逐的步伐踩过校园外梧桐的浓影,途径无数声措不及防响起的汽车喇叭,踏过小巷油锅呲呲啦啦的响声。

乐正绫回头看看被落在后面的洛天依,弯起眼睛笑了笑。

////

她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喊:“不行!!不行!暂停一下!我太吃亏了!”

洛天依扯出一个微笑,三步并两步走过去,乐正绫在树林里东躲西藏,洛天依一抬手,手中卷成筒的杂志抖了一下,乐正绫感觉肩膀一沉,向后摔倒了。

她侧过头看,隐约分辨出是个污字。

洛天依:“跑啊。不是说打不过还能跑得过吗?”

乐正绫护住自己心口:“不行,你是远程攻击太耍赖了!”

洛天依蹲下来,用手中杂志挑起她的下巴,阴着脸压低声音:“你存心跟我对着干是吧。你知道我吃一顿好的都是要攒钱的吗?”

乐正绫一拍胸脯:“那你跟着我混。做我的人。以后再也不遮遮掩掩,想吃什么吃什么。”

“不得行!”洛天依想了想,“嗯…不如你先帮我做件事情。这样我就不告诉别人你的秘密。”

她凑到乐正绫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乐正绫忽然脸红了耳根。

“好了,走吧。”

夕阳把她们的影子拉到好长,谁也不知道乐正绫经历了啥。

 


评论(9)
热度(54)
  1. 豆白棠果店 转载了此文字
 

© 棠果店 | Powered by LOFTER